从年初的梁浩、王宗合,再到后来的刘彦春、邱杰、曲扬、冯明远、郭堃等,通过提拔留人已成为公募基金行业的普遍现象;同时“公奔私”今年也时有发生。

  这些年基金业长足发展,基金经理实现个人价值的方式也越来越多样化。

  知名基金经理获“提拔”

  Wind数据显示,截至7月14日,今年以来共有83家基金公司发生过179位高管变更。从职务类型来看,今年以来共有72位副总经理发生变更,数量远超过总经理(51位)和董事长(37位)。72位变更的副总经理中,有41位是属于“新官上任”。从名单上看,年内晋升至副总经理的人选,不乏业内知名基金经理,其中还有些是“80后”人气新锐。

  7月1日,长盛基金发布高管变更公告,研究部总监郭堃升任公司副总经理。从过往经历看,郭堃于2019年加入长盛基金,现任研究部总监,此前还有过分析师和基金经理相关经历。

接受提拔还是"公奔私"? 这些知名基金经理做出了自己的选择

  来源:基金公告

  刚过去的6月份,“80后”金牛基金经理冯明远被提拔为信达澳银基金副总经理。从履历上看,冯明远2014年加入信达澳银基金时只是行业研究员,短短几年凭借优异业绩实现了从基金经理到投资总监,再到副总经理的“升”。

接受提拔还是"公奔私"? 这些知名基金经理做出了自己的选择

  来源:基金公告

  5月份,邱杰和曲杨同时升任前海开源基金副总经理;4月份,郑煜和孙彬被提拔为华夏基金副总经理;3月,刘彦春在一度传闻离职之后,被提拔为景顺长城基金副总经理;1月份,王宗合和梁浩被提拔为鹏华基金副总经理。

  华南某公募人士直言,“投而优则仕”成了今年以来高管变更的一大看点。虽然过去也有类似的情况,但通过提拔来留住优秀人才,是今年公募行业的普遍现象。对一名基金经理而言,除了物质奖励,职位升迁也是重要的激励方式。这意味着基金经理可以分配到更多的行业资源,提升投资决策效率。

  早在2020年6月,易方达基金的人气基金经理张坤被提拔为副总经理,此外还有融通基金的邹曦、长安基金的徐小勇等绩优基金经理也都升任副总经理。

  “公奔私”也不少

  一直以来,人气基金经理头顶光环,他们的去向时刻吸引着市场注意力。除了上述内部晋升外,此前一度流行的基金经理“公奔私”现象,今年也时有出现。

  基金业协会信息显示,“海南海鹦私募基金管理有限公司”在今年7月9日完成备案登记,三名股东分别是博时基金原基金经理韩茂华、南方基金原基金经理蔡望鹏、深圳新同方投资原合规风控部经理孙群,持股比例分别为51%、19%、30%。

  公开资料显示,韩茂华是工学博士毕业,2006年9月加入博时基金担任研究员,2011年1月升任特定资产管理部投资经理,2013年8月再晋升为股票投资部基金经理,直到2021年1月离职。

  7月1日,“深圳德成私募股权投资基金管理有限公司”完成备案登记。这家私募的副总经理孙晔伟,是华润元大基金原总经理,是一名有着15年公募经历的行业老将。而在今年6月24日完成备案登记的新长期(海南)私募基金管理有限公司,其掌门人是长盛基金权益投资部原基金经理赵宏宇,他曾在长盛基金工作长达12年时间。

  而在6月11日完成备案的“上海汇万心私募基金管理有限公司”,其法定代表人、执行董事是原副总裁、长盛基金原董事长陈平,总经理则是国投瑞银基金原副总储诚忠。

  从今年更早些备案的私募机构来看,还出现了光大保德信基金原副总经理李常青、嘉实基金原交易部交易总监刘大元、鹏扬基金原副总经理兼首席投资官卢安平等人的身影。

  舞台越来越广阔

  前述华南某公募人士认为,内部晋升和“公奔私”,从广义上讲都是一种“投而优则仕”,是基金经理个人价值的体现。这一方面说明,基金经理的发展舞台越来越广阔了。另一方面,也说明行业的竞争越发激烈。

  创金合信基金副总经理黄越岷直言,这可能会导致部分公司在能出得起高价的情况下,争抢头部基金经理,让更多资源向少量基金经理倾斜。从投研体系、人才队伍的长期培养上看,这或许并不利于更多有潜质的年轻基金经理的成长。

  私募排排网财富管理合伙人荣浩表示,很多知名头部私募管理人大多有公募基金从业经历。这些年来,业内主要有过3次至4次的“公奔私”高潮,最近这一两年又是一次新的高潮。

接受提拔还是"公奔私"? 这些知名基金经理做出了自己的选择
海量资讯、精准解读,尽在新浪财经APP

责任编辑:彭佳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