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江商报记者张璐

  近年来,在“脱发焦虑”下,植发服务机构创造出巨大的商业空间。

  6月17日,以“头发也能种出来”作为卖点的雍禾医疗集团有限公司(下称“雍禾医疗”)向港交所递交招股书,拟在香港主板挂牌上市,若成功上市,雍禾医疗或成为“植发第一股”。

  雍禾医疗披露,其在中国50个城市经营51家医疗机构,是中国最大的专门从事一站式毛发医疗服务的企业。2020年,接受雍禾医疗植发治疗的患者总人数达91069人,其中进行植发患者总人数超过5万人,每位植发患者的平均开支达27868元。

  这也让雍禾医疗营收规模快速增长。不过,高昂的营销开支几乎掏空了二分之一的营业收入,公司净利率远低于毛利率,2020年,其毛利率高达74.6%,但净利率仅10%。

  此外,值得关注的是,雍禾医疗及其旗下雍禾植发门诊部因广告违法行为合计遭到处罚26次。

  对于公司的上市计划以及在激烈的竞争下如何降低成本等问题,上周,长江商报记者向雍禾医疗发行采访函,截至发稿对方尚未回复。

  销售费用占营收近半

  资料显示,雍禾医疗成立于2005年,2013年开始进行全国范围内的业务拓展。2017年,中信产业基金注资3亿元并控股雍禾医疗,此后,雍禾医疗进入快速发展阶段。目前其经营51家医疗机构,覆盖全国50个城市。

  雍禾医疗业绩增长迅速。2018-2020年(报告期内),其营业收入分别为9.34亿元、12.2亿元、16.4亿元;净利润分别为0.54亿元、0.36亿元和1.63亿元。

  雍禾医疗的收入主要来源于植发医疗服务和医疗养固服务。2020年内,植发服务收入为14.13亿元,占当期总营收的86.3%;医疗养固服务收入达到2.13亿元,占比约为13.0%。

  雍禾医疗称,目前其已建立一支约1200人的专业医疗团队,其中包括229名注册医生及930名护士,为行业最大规模,超过行业第2、第3名的总和。

  值得注意的是,根据招股书,雍禾医疗平均每位患者的诊疗费在2.7万元左右。2018-2020年,患者平均开支小幅增长,分别为2.61万元、2.78万元和2.79万元。

  从平均诊疗费来看,植发行业的毛利率好像很高?真实情况又是如何?

  2018-2020年,雍禾医疗的毛利率分别高达75.1%、72.6%和74.6%,但净利率分别为5.7%、2.9%和10%。

  长江商报记者注意到,高毛利率低净利率是因高昂的营销开支。报告期内,公司销售及营销开支占营收比重分别高达49.6%、53.1%和47.6%。其中,2020年销售及营销开支达7.79亿元。

  招股书显示,近三年来,雍禾医疗的前五大供应商皆为广告服务商或者导流服务平台。2020年,雍禾医疗向第一大供应商采购金额达到1.14亿元,目的在于透过线上社区进行推广服务。

  在营销开支大量投入下,雍禾治疗的患者总人数从2018年的35177人增加41.7%到2019年的49851人,并进一步增加82.7%到2020年的91069人。

  相比之下,雍禾医疗研发投入占营收比重不仅少得可怜,还呈现逐年下降趋势。报告期,其研发投入分别只有780万、880万和1180万元,分别占当年收入的0.8%、0.7%和0.7%。

  因广告违法被罚26次

  雍禾医疗的IPO能引起广泛关注的关键在与其所处于的赛道。目前,脱发问题正在成为越来越多人的“头等大事”,尤其是伴随着颜值经济的爆发,已催生出了一个超过百亿的毛发医疗市场。

  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的调查显示,2020年我国脱发人口超过2.5亿人,平均6个人中就有1个有脱发症状。此外,艾媒咨询数据显示,脱发群体的年轻化趋势明显,26-30岁的脱发人群占41.9%。

  脱发人群规模增加及脱发年轻化为毛发医疗服务行业带来了巨大机遇。根据弗若斯特沙利文数据,中国毛发医疗服务市场2020年的规模为184亿元,预计到2030年将达到1381亿元。

  基于市场需求的多元化,加上市场前景广阔,越来越多的企业涌入生发植发防脱发这个赛道掘金。天眼查数据显示,我国目前约有近2.8万家企业经营范围含“养发、头皮护理、植发、头发养护、生发、护发”,这些细分产业均由“头顶经济”衍生而来。

  目前,全国性连锁的民营植发机构主要包括雍禾医疗、碧莲盛、新生植发、大麦微针植发四家代表企业。按照2020年的市场份额排位,雍禾医疗以11%处在行业的首位,远超行业的第二名和第三名。

  然而现阶段植发行业仍存在一些乱象。有医美业内人士向长江商报记者介绍,“植发的技术壁垒并不算高,这门生意考验的是熟能生巧的技艺。由于植发也是属于医疗行为,必须在正规医疗机构进行,但目前的问题主要存在于机构的医疗资质以及手术相关医护人员的资质。”

  有媒体援引数据称,全国“会”做植发手术的医生,不到真正执业者的1/10。有些不正规机构宣传的“医生主刀”,来人只是挂名,手术却是“速成医生”完成的。

  长江商报记者了解到,目前,植发行业鱼龙混杂,不可避免会出现混乱的价格战。比如一些不良机构打着“低价”“特价”的幌子诱导脱发患者入局,或过度包装植发技术抬高价格,虚报种植毛囊数量增加植发费用,导致损害消费者权益和整个植发市场声誉的情况时有发生。

  据不完全统计,雍禾医疗以及其旗下雍禾植发门诊部因广告违法行为合计遭到处罚达26次。其旗下北京雍禾美度门诊部有限公司曾因违反《医疗广告管理办法》遭到多次罚款。其中,2018年曾被北京市朝阳区市场监督管理局罚款80万元。

  业内人士表示,毛发医疗服务无疑是门好生意,不过广阔的市场与较低的渗透率,对于以雍禾医疗为代表的从业企业而言,是机遇更是挑战。

  责编:Z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