持续深化保险资金运用改革,加强股权投资是焦点所在。在国新办近日举行的上半年银行业保险业运行发展情况新闻发布会上,银保监会新闻发言人在谈到保险资金运用下一步改革时多次提及股权投资。例如,将适度放宽保险资金投资创业投资基金和股权投资基金的要求,以及支持保险资产管理公司发起设立长期限产品,通过股权融资等形式,满足企业多元化的融资需求。

  保险公司股权投资包括未上市企业股权、股权投资计划以及股权投资基金。近年来,保险资金直接股权投资和间接股权投资规模均保持稳步增长。2020年,保险公司直接股权投资规模为11546亿元,间接股权投资规模为6170亿元,增速分别达7%和14%。

  保险资金逐步加码股权投资离不开外部环境的作用。伴随着我国经济转型升级的步伐,实体经济的发展相较于此前更多依赖以银行体系为核心、债权融资为主导的金融体系,变得更加倚重直接融资,股权投资正是直接融资的重中之重。党的十九届五中全会强调,坚持创新在我国现代化建设全局中的核心地位,把科技自立自强作为国家发展的战略支撑。而科技产业中创新企业普遍具有“小”和“早”的特点,其发展壮大需要直接投融资的广泛参与,这与具有期限长、来源稳定等特点的保险资金非常契合。此外,消费升级、健康养老等领域展现的新机遇,同样使保险资金在股权投资方面大有可为。

  监管政策层面也在持续推动保险资金加强股权投资力度。在简化保险资管机构股权投资计划和保险私募基金注册程序后,银保监会取消了对保险公司、保险资管机构各类投资能力的备案管理,将投资自主权更多地交给市场和机构,此外还设置了保险资金投资权益类资产差异化监管比例,调高险企权益投资比例上限,并在去年取消了保险资金开展财务性股权投资的行业限制,对企业股权融资给予巨大支持。

  事实上,保险资金加强股权投资也有其自身的内部驱动力。在低利率环境下,固定收益类资产逐渐难以满足保险资金资产负债管理要求,股权投资成为保险资金获取更高收益的重要选择。而且,从市场环境来看,由于不同信用主体之间的利率分化尚未完成,很多企业的风险和收益并不对称,这尤其体现在很多未来存在较强不确定性的中小科技公司身上。对于金融机构而言,一些债权投资实际上承担的是股权投资的风险,但至多得到的只是债权投资的收益,因此,股权投资的必要性和重要性变得日益突出。

  2010年,保险资金股权投资基金认缴规模只有5亿元,但在2020年,这一数字就达到了2544亿元,占总认缴规模的24%,与10年前相比,增长近500倍。其中,2018年至2020年3年间的认缴规模占总规模的一半左右,表明保险资金在股权投资领域的入场脚步正在加快。

  但在推进股权投资的过程中,保险业亟须加快完善相关制度,提升投资能力。2020年保险资金股权投资的综合收益率为6.17%,和社保基金以及优秀的创投机构相比,还有较大的差距。从中国保险行业协会此前披露的保险公司投资管理能力情况来看,在110家拥有不同投资管理能力的保险机构中,仍有25家保险公司未具备股权投资管理能力,而且不少具有股权投资能力的保险公司也仅拥有间接股权投资管理能力。

  加码股权投资,需要保险机构尽快建立与股权投资相适应的投资制度体系,着力提升股权投资能力。股权投资不仅需要在投前进行大量工作,也需要开展投后管理以持续创造价值,这与保险公司传统的债性投资文化存在着不小的差异。目前来看,保险机构在项目评估、风险控制、信用评级等制度方面,依然普遍尚未建立起与股权投资业务相适应的制度体系,对有效开展保险资金股权投资业务形成了一定程度的约束。

  除此之外,接下来推进险资加强股权投资的过程中,保险机构还需要加快人才队伍建设,并且高度重视大数据、人工智能、区块链等新技术的使用,以提升自身在投资、风控等方面的能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