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江商报记者曹雪娇

  持续的酱酒热下,谁能成为“酱香第二股”?备受资本市场各方关注。

  郎酒股份近日更新招股说明书,拟继续向深交所主板冲击“酱香第二股”。这也意味着去年因保荐机构而中止的IPO历程正式重启。

  招股书显示,本次上市募资,将主要用于酱香型白酒、兼香型白酒产能建设。但长江商报记者注意到,郎酒股份旗下兼香型白酒产能远不到饱和程度。2018年-2020年,郎酒兼香型白酒基酒产能、成品酒产能利用率分别稳定在62%和82%左右。

  与此同时,公司的资产负债率处于同行高位。报告期内,郎酒股份的资产负债率均超过65%,高于多家同行上市公司,反映公司短期偿债能力的核心指标速动比率与流动比率也处于同行地位。因此,除产能扩张外,郎酒股份拟上市后使用10亿元募集资金补充现金流。

  而在负债高企、需要募资补流的情况下,郎酒股份的高管薪酬却远超同行上市企业。据统计,仅郎酒股份实控人汪俊林及其子汪傅炜,两人去年合计年薪达1354.91万元,已经超过A股14家白酒企业高管年度薪酬总额。19名董监高2020年合计年薪为6341.98万元,问鼎A股白酒上市企业。

  十四年三次闯关IPO

  作为川酒“六朵金花”之一,郎酒股份此前已两度谋划IPO事宜,至今已历经十余年。

  2007年,白酒行业经过五年的高速发展,进入产销两旺时期,郎酒股份趁此发起首次IPO计划。不过,由于业绩与规模上的限制,首次IPO计划以失败收尾。之后,2009年,恰逢白酒行业上一轮景气周期,白酒厂商销量普遍快速扩大,郎酒股份也被列入四川省金融办重点上市培育第一批企业名单,公司借机启动第二次IPO。不过,随着2013年白酒行业调整期的到来,加上董事长协助调查等事项,公司一度陷入群龙无首的局面。在此背景下,郎酒股份的销售额显著下滑,IPO计划无疾而终。

  2016年以来,白酒行业进入复苏周期,白酒价格也在部分高端产品的带领下稳步上涨。期间,郎酒股份也将发展资源向青花郎倾斜,并将其定位为“中国两大酱香白酒之一”。

  随着以茅台为首的酱香酒市场热度居高不下,郎酒股份的经营业绩也逐渐恢复,发起第三次IPO计划。2020年5月,郎酒股份正式向证监会递交IPO材料,不过同年7月,又因保荐机构广发证券(行情000776,诊股)违规行为暂时中止。而今年6月初重新递交招股书后,意味着郎酒股份的上市进程重新启动。

  以经营业绩看,2018年-2020年,郎酒股份的营业收入分别为74.79亿元、83.48亿元和93.34亿元,年均复合增长率在12%左右;同期,公司对应的净利润分别为7.26亿元、24.43亿元和25.21亿元,年均复合增长率约为86%,远超同期营收增速,仅2019年的增速高达236.5%。经营性现金流由7.60亿元增长至13.19亿元,复合增长率约为32%,也远不及净利润增速。

  为何公司的净利润会在2019年出现跃进式增长?增长趋势是否具有持续性?在招股书中,郎酒股份将净利润的快速增长归因于公司高端白酒的占比提升。

  数据显示,2018年,郎酒股份高端白酒的收入为19.27亿元,在公司总营收中的占比为25.88%。到了2019年,郎酒股份高端白酒的收入达到31.97亿元,同比增长65.94%,营收占比提升至38.45%。

  不过,长江商报记者注意到,也是从这一年,郎酒股份以青花郎为主的高端产品开始频繁提价。截至去年9月17日,郎酒股份官方公告显示,青花郎建议零售价调整为1499元/瓶,零售价直指贵州茅台(行情600519,诊股)。不过,从市场端看,该零售价似乎并未得到市场认可。据郎酒股份天猫旗舰店显示,青花郎显示售价为1599元/瓶,实际促销价格为1119元/瓶。

  2020年,郎酒股份的高端白酒收入42.26亿元,同比增长32.16%,在总营收中占比继续提升至45.14%。据长江商报记者粗略统计,2018年-2020年,郎酒股份高端白酒的平均售价从119.82元/吨提升到150.11元/吨,三年累计上涨25.28%。

  负债高企下高管仍维持高薪

  据招股书显示,郎酒股份拟通过上市募资74.54亿元。其中,42.74亿元募集资金将用于酱香型白酒产能建设项目,20.51亿元募集资金将用于浓香型、兼香型白酒产能建设,10亿元用于补充流动资金。对应项目投产后,公司酱香型基酒产能增加22332吨/年,浓香型、兼香型基酒产能增加33420吨/年。

  但实际上,无论是基酒还是成品酒,郎酒股份旗下的浓香及兼香型白酒的产能都尚未达到满产的程度。即便剔除2020年受到疫情影响的数据,2018年和2019年,郎酒股份浓香型基酒的产能利用率分别为61.66%和64.17%;同期,浓香及兼香型成品酒的产能利用率分别为83.07%和82.89%。2020年,浓香及兼香型基酒、成品酒的产能利用率分别为62.03%和80.11%。

  与此同时,同行业相比,郎酒股份的资产负债率过高,偿债能力较差。2018年-2020年,郎酒股份的资产负债率分别为69.40%、70.59%和67.07%,与包括贵州茅台、五粮液(行情000858,诊股)、泸州老窖(行情000568,诊股)、山西汾酒(行情600809,诊股)、古井贡酒(行情000596,诊股)在内的五家上市公司相比,郎酒股份是唯一一家资产负债率连续三年超过65%的企业。纵观A股18家白酒上市企业,也只有皇台酒业(行情000995,诊股)2020年的资产负债率高于郎酒股份。

  同时,郎酒股份的速动比率分别为0.32、0.45和0.50,流动比率分别为1.07、1.18和1.28,与上述五家上市企业相比均为同期最低。说明公司变现能力较弱,偿债风险较高,公司计划使用10亿元募集资金补流或不难理解。

  但在负债高企、需要募资补流的情况下,郎酒股份的高管薪酬却远超同行。2020年,仅实控人汪俊林及其子汪傅炜,年薪分别为655.51万元和699.40万元,合计薪酬达1354.91万元。东方财富(行情300059,诊股)统计数据显示,在A股白酒上市公司中,14家公司高管年度薪酬总额尚不及此金额。经统计,郎酒股份19名董监高2020年合计年薪为6341.98万元,问鼎A股白酒上市企业。

  不仅如此,对于郎酒股份公司内部,高管薪酬的增长也远超普通员工。招股书显示,2018年和2019年郎酒股份关键管理人员薪酬同比增幅为262.07%、60.90%,普通销售人员涨幅分别为26.25%、8.81%。

  责编:Z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