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栏目

  5月9日,离岸持续走弱逼近6.75,在岸跌破6.70,续创2020年11月以来新低。人民币中间价报6.6899,下调567点,贬值至2020年11月3日以来最低。

离岸人民币持续走弱逼近6.75 在岸跌破6.70,续创2020年11月以来新低

  建投宏观:人民币汇率贬值最悲观时刻正在过去

  人民币汇率短期有支撑的原因:贬值节奏上,当下压力最大。中美利差上,按照美债“买预期、卖现实”的交易逻辑,一般在联储加息缩表预期的博弈期,美债上行幅度最快,在紧缩确定后,美债利率料在二三季度初进入一段高位盘整时期,国债利率也将在宽信用重启后逐步有上行压力,从而导致中美利差三季度中后期可能逐步转正。同时,也要注意到,人民币汇率与利差之间受到资本流动管控、债市币种结构、融资主体信用结构等多种因素的影响,因此并不存在单一对应关系。

  央行货币政策对冲方面,按照2015年的节奏,一般汇率贬值2%左右央行即开启对冲,方法包括释放外汇流动性的降低外汇存款准备金、释放储备以及干预离岸市场等。目前来看,央行已经在6.6附近开启第一次明确的干预,预计当下位置央行亦有意愿暂时维持汇率的位置。但有投资者提出,2018年汇率急速贬值周期中,在类似的美联储持续加息的背景下,人民币兑美元汇率从2018年高点的6.4左右贬值到6.95只用了不到两个月的时间,贬值超过8%。但我们认为当时的主要原因亦非资本流动,而是在贸易冲突的背景下出口预期的快速回落所导致的。

  出口压力方面,具有长周期增速下滑的风险,但需要注意出口对汇率的影响主要通过贸易盈余,出口差但进口亦差,对贸易盈余的伤害有限。同时,复工复产、疫情与经济的磨合正在加速推进,疫情无论从确诊数据观察还是管控政策观察都在逐步进入好转期。因此,当下人民币出口大幅回落的情况持续性存疑,但仍需注意目前的冲击对于未来两个季度订单的负面影响。

  因此,人民币急速贬值的压力已经逐步过去,虽然未来还有贬值倾向,但料不会产生明显跳贬。当下位置能够有一定的支撑,对市场情绪的修复提供积极的信号。

  人民币汇率波动加大 稳定市场工具箱储备足

  进入5月,人民币对美元继续波动下行。业内人士认为,美联储加快收紧货币政策等因素,推动迭创阶段新高,人民币汇率短期承受的内外部压力有所加大,高位回调的势头可能未结束。不过,中国经济长期向好的基本面没有改变,在应对汇率短期大幅波动方面,相关部门积累了充足经验、拥有丰富工具,人民币汇率运行不会大幅偏离合理运行区间。

  中信建投证券:美股巨震美债利率上冲 人民币汇率存调整压力

  中信建投证券研报认为,美股市场出现“背靠背”大幅波动,美债利率快速上行;收水之后,对经济的压力将在未来的1年内逐步显现。对于海外市场,继续维持美国通胀有望于二季度见顶的判断,同时二季度也是美联储加息压力最大的时间段。考虑到当前美国经济的强势和通胀的高企,收缩压力或将持续到通胀见顶回落以后,美债利率可能在未来几个月维持高位。

  历史来看人民币汇率滞后中美利差6个月左右,目前出现较大背离,人民币前期升值主要依靠出口强劲作为支撑。全球复苏经济周期错位,国内基本面叠加近期疫情扰动,短期出口亦有走弱可能,在中美利差倒挂等情况下,人民币汇率存在调整压力,“U型底”仍需耐心。

离岸人民币持续走弱逼近6.75 在岸跌破6.70,续创2020年11月以来新低
海量资讯、精准解读,尽在新浪财经APP

责任编辑:郭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