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栏目

  美元指数站上104、人民币跌破6.7企业如何应对?

  作者: 周艾琳

  随着美元指数突破104大关,人民币汇率持续走弱,跌破6.7。

  5月9日,人民币中间价调贬567点。截至当日北京时间17:15,美元指数报104.0279。截至16:30收盘,在岸人民币对美元报6.7202,较上一交易日跌357个基点;截至17:20,美元对离岸人民币报6.7690,两地汇差近500点。

  强美元能持续多久?面对波动的外汇市场,企业受到什么影响,应该如何实践“中性套保”的理念?

  人民币跌破6.7大关

  由于国内多地疫情反复,风险偏好情绪有所下降,外加国际资金流入股、债市场的节奏放缓,人民币对美元汇率从4月前的6.3区间一路下行至目前的6.7附近。由于在岸、离岸的价差较大,交易员表示,离岸市场积累了一定空头头寸。不过,近期上海等地复工复产有所加快,这有望提振市场信心。

  5月9日,中国海关总署公布的数据显示,以美元计,4月份出口同比增长3.9%(环比下降0.9%),3月为同比增长14.7%,1~2月平均值为16.4%。进口同比持平,这使得贸易顺差维持在511.2亿美元的高位。

  海关总署数据还显示,以人民币计,1~4月出口同比增长10.9%,进口增长5%,贸易顺差13548.3亿元;2021年,中国出口同比增长21.2%,进口同比增长21.5%,贸易顺差4.36万亿元。

  今年一季度,汇率保持稳定很大一部分原因在于,1~3月中国出口仍较为强劲。 野村证券中国首席经济学家陆挺此前对记者表示,3月,以美元计算的出口同比增长,从1~2月的16.4%放缓至14.7%,但仍高于市场预期(共识为12.8%),3月的贸易顺差为473.8亿美元,低于1~2月580亿美元的月度平均水平,但仍维持在较高水平。如果用PPI指数调整价格效应,3月的实际出口增长率将在4.6%左右,与1~2月份持平。

  尽管4月疫情反复,但贸易顺差仍维持在511.2亿美元的高位,对此,多位交易员对记者表示,人民币汇率走弱更多受到市场情绪和资本项下资金流入放缓的影响。

  高盛宏观研究团队认为,在出口价格上涨的背景下,货物贸易将保持强劲,服务逆差将维持低位。近期国务院常务会议指出,相关部门正着力保障物流畅通和产业链供应链的稳定。这意味着4月出口下行的情况可能仅是暂时的,贸易顺差随后将恢复至稳健水平。高盛判断,大规模资本外流和人民币迅速而大幅度贬值的概率仍然很低,但不排除短期内由于疫情反复和美元走强给人民币汇率带来压力。

  当前,市场普遍认为,人民币走弱是市场的正常反应。截至上周,今年以来北向资金净流出203.9亿元,但4月已转为净流入。

  美元升值幅度超预期

  作为人民币汇率外部变量,美元指数的快速攀升无疑是导致人民币走弱的关键因素,欧元、日元的超预期走弱亦助推了美元走升。

  “我们的模型显示,美元目前似乎有超涨的现象存在。叠加小权重币种的影响,美元模型暂时处在100左右的位置,而现实中它(美元指数)已升到了104。其中最主要的原因是乌克兰局势,这使得欧洲经济前景一片暗淡。市场在向未来下注的时候,对欧元区的信心低落。”某股份行金融市场交易员对记者表示,眼下地缘政治风险不减,短期内欧元难以翻身,美元指数超涨的态势会延续更长一段时间,这对人民币形成压力。

  “技术面上,在月K线的级别上,本次人民币回撤的后续重要阻力位置可能依次在6.74、6.88与7.01。”上述交易员表示。

  美联储货币政策的紧缩力度仍将持续,这可能支持美元维持在高位。上周四,美联储加息50个基点至0.75%~1%区间,兑现2000年以来最大幅度的单次加息,并宣布将自6月1日起缩减9万亿美元规模的资产负债表,每月削减475亿美元,且在3个月内上调至950亿美元。

  一季度,美国GDP下滑1.4%,再多一个季度的负增长,就符合“衰退”的技术性定义了。“我们预计6月、7月、9月分别都会有至少50个基点的加息,美联储不得不在上半年无比强硬,激进紧缩才能有效控制通胀预期和通胀率。因为价格稳定是美联储的法定使命之一。”嘉盛集团资深分析师西卡摩尔告诉记者,“我们会开始看到季节性因素推动通胀,尤其是夏季出行高峰以及欧洲开始考虑禁止俄罗斯原油进口可能继续推高油价,但8月后,通胀可能会逐步下降,季节性因素逐步消散,通胀或在年末回到6%。因此,目前是美联储最有理由强硬的窗口期。”

  可见,未来几个月,前置性(front-loaded)加息的思路已经确定,因为通胀持续的时间越长,通胀预期就会越顽固,就更难以控制。3月,美国核心CPI同比增长6.5%,这是1982年8月以来的最高水平。上周五,美国公布了第一季度非农产业的劳动力成本,整体增幅为11.6%,预期为9.9%,而2021年四季度仅为1%,这也是美国20年来的最高读数之一。

  除了价格稳定,美联储的另一个法定使命则是就业,但4月3.6%的失业率接近5年低点,早已令美联储毫无压力。美联储主席鲍威尔这样形容就业市场的强健程度——目前职位空缺处于一个非常高的水平,每一个失业者面对1.9个职位空缺。总计有1150万个职位空缺,但只有600万失业人口。就业市场从未达到过这种火热的程度。

  “风险中性”思维应对汇率波动

  汇率市场波动也使得拥有国际业务敞口的中国企业面临更严峻的考验。

  “看空离岸人民币对美元的仓位存在,这体现在在岸和离岸人民币价差的扩大之上,但外汇结算数据显示,国内企业继续净结汇。”渣打中国宏观策略主管刘洁表示。

  国际业务部高级经理何刚对第一财经表示,建议进出口企业根据自身实需开展汇率管理,具体的操作则取决于不同的企业类型。例如,外贸代理企业可根据被代理客户的资金结算安排,有计划地通过套保业务规避汇率风险;工贸一体化企业可结合原材料进口、产成品出口双向资金流,在匹配外汇头寸基础上,缺口部分使用套保产品实现汇率风险对冲;大型集团可充分发挥全球资金统一管理优势,综合运用境内外资金来源以及本外币资金池等产品,实现汇率风险管理。

  何刚称,相对而言,人民币贬值或利好出口链企业业绩提升。核心出口企业产品销售主要以美元计价结算,原材料采购主要以人民币计价结算,美元对人民币升值将提高出口产品折算成人民币的售价,进而提高公司的毛利率 。

  也认为,海外业务收入占比较大且利润率较低的企业,在汇率变动后利润率弹性较大。

美元指数站上104、人民币跌破6.7企业如何应对?
海量资讯、精准解读,尽在新浪财经APP

责任编辑:陈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