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泰基金,作为国内第一家成立的公募基金公司,“国泰“二字本身寓意非凡。

国泰基金发行的第一只开放式基金国泰金鹰增长,成立于2002年5月8日,也迎来了它的20周岁生日。

国泰金鹰增长也是全市场为数不多的十倍基之一,成立至今累计回报1739%。

数据来源:基金一季报,截止日期:2022年3月31日,数据经托管行复核)

作为十倍基,对每家公司都意义非凡,基金经理也会高配。

而国泰金鹰增长的现任基金经理徐治彪,凭什么?

评判基金经理实力的核心标准,当然是业绩。

Wind显示,徐治彪管理时间最长的国泰大健康A,近3年回报120%,俗称三年一倍。

(数据来源:基金一季报,截止日期:2022年3月31日,数据经托管行复核)

在今年A股大跌的背景下,取得这样的业绩,殊为不易。

在过往4个完整的管理年度中,国泰大健康A均战胜了业绩基准和沪深300。尤其是最近3年,每年都有不错的绝对收益。

国泰基金徐治彪:何以成为十倍基的新掌门?

那么,徐治彪是如何做到的?

我总结了三个关键词:

1.逆向投资

正确的逆向投资,往往是超额收益的最大来源。

而徐治彪不止做对了一次。

徐治彪的选股标准是:追求确定性,5年年化15%以上业绩增长,同时估值偏低。

如组合第一重仓耗材龙头,目前市值约75亿,但发展30余年,多次参与主持行业标准的起草,属于国内龙头,非常优秀。

在徐治彪看来,公司从2个亿的利润涨到10个亿的利润,给二三十倍估值是没问题的。

而且耗材相对稳定,行业空间还非常大。

徐治彪早在2020年一季度介入,彼时市值三四十亿,估值二三十倍。

如今市值约75亿,涨幅翻倍,估值仍是二三十倍,等于完全赚的是业绩增长的钱。

类似的逆向布局还包括民爆龙头、包装龙头、生长激素龙头等。

2.偏爱成长

徐治彪所在的国泰基金,本身比较注重成长股的研究。

出身于国泰基金的徐治彪,也带有其烙印:喜欢买成长股,深度研究、长周期持有、换手率偏低。

徐治彪认为,长周期来看,成长股是非常容易实现戴维斯双击的。

“买成长股的好处就是,你在一个合适的位置买了,你看到空间足够大,其实你拿着不动就行。”

以他布局的生长激素龙头长春高新为例,他于2017Q4季度介入,2019Q3季度退出,股价从2017Q4均价86块,到2019Q3最高涨到200块。

而长春高新2018年和2019年的净利润增速分别为52%、76%,徐治彪约45倍介入,60倍退出,正好赚了业绩和估值戴维斯双击的钱。

国泰基金徐治彪:何以成为十倍基的新掌门?

3.重视估值

投资最怕的不是波动,而是本金的永久性损失。

而高估值,往往是造成本金永久性损失的罪魁祸首。

作为一名医药出身的基金经理,徐治彪在众医药主题基金抱团CXO时,一直回避参与。原因就是“估值高,看不懂”。

这也让他所管理的国泰医药健康A,在去年四季度医药大跌之际,仍取得了4.97%的正收益。

为什么不参与?

徐治彪从商业模式和全球比较两方面,阐述了CXO高估值的不可持续性。

商业模式上,CXO属于to B的行业,本质是订单驱动型,贴现模型是不稳定的,长周期来看行业的估值中枢是20-30倍,而现在的估值在大几十倍甚至上百倍,从股票定价模型来说已经偏离估值中枢太远了。

全球比较上,CXO不是个大赛道,全球龙头昆泰和科文斯其实市值都不大,净利润率也一直走低,核心是人力成本决定。

To B的企业是订单驱动的,本质是跟随下游的景气周期,商业模式其实不算特别好,不稳定,现金流也不算很好,所以理论上不应该给特别高估值。

徐治彪投资有个经典的言论:分母决定能不能买,分子决定买什么

国泰基金徐治彪:何以成为十倍基的新掌门?

今年的大跌,用分母和分子解释最为恰当。

一方面是美国加息。股市核心的是分母,分母端在加息。现在基本上全球资本市场是联动的,当美元在加息的时候,全世界的风险资产都在杀估值。其实本质上是之前的估值贵,触发了均值回归,并非是“大熊市”。 

这里的佐证是,一季度低估值高股息的煤炭股涨幅很不错。

第二个原因是国际冲突,会影响未来的不确定性。股票是一个贴现模型,当你对未来有很大的不确定的时候,能贴多久、贴多少,没人知道,所以风险溢价就会提升。 

第三个原因是2月底开始上海疫情爆发,对长三角经济影响大,市场核心矛盾由分母端转移到分子端业绩的担忧,同时疫情迟迟得不到清零,放大到更多层面的担忧,进而影响到分母风险溢价的提升,造成短期双杀。

但站在当前,徐治彪认为A股已经非常有吸引力了,不必悲观。

站在分母的角度,用沪深300股息率除以十年期国债收益率,基本上得到一个比值,叫做股债比。

从2005年一直复盘到现在,可以发现屡试不爽。只要到0.9就不用担心,到0.4考虑清仓,放的时间久一点,基本上不会错。

这个指标在4月26日已经到达0.85,在历史上已经是比较高的时候,显示了权益类资产具备非常大的吸引力。

国泰基金徐治彪:何以成为十倍基的新掌门?

一旦疫情得到控制,国内有序复工,那么市场逐步修复是大概率事件。

而站在当前节点,从长期布局的角度,徐治彪认为成长风格更为占优。

为什么买成长股?很简单,疫情暴发,经济偏弱,流动性相对宽松,买弱周期。在年初的时候,像地产、基建或者逆周期已经获得非常高的相对收益,如果我们疫情控制得差不多,后面股市开始正常,一定是优质的成长股反弹得多,弱周期涨的多。

谈论起近期市场的恐慌性调整,徐治彪表示不恐慌,并送给笔者一句彼得林奇的话:

每当股市大跌,我对未来忧虑之时,我就会回忆过去历史上发生过的40次股市大跌这一事实,来安抚自己那颗有些恐惧的心,我告诉自己,股市大跌其实是好事,让我们又有一次好的机会,以很低的价格买入那些很优秀的公司。

基金经理观点仅供参考,会因市场因素变化而变化,不构成投资建议或承诺。基金有风险,投资需谨慎。

国泰大健康成立于2016.2.3,徐治彪自2017.10.30起管理至今,该产品业绩比较基准为中证健康产业指数收益率*80%+中证综合债指数收益率*20%,该产品A类份额2017-2021年增长率/业绩基准(%):23.54/2.83 , -23.45/27.80 , 81.60/16.06 , 55.59/18.38 ,20.51/0.34。

国泰基金徐治彪:何以成为十倍基的新掌门?
海量资讯、精准解读,尽在新浪财经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