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乌危机爆发加剧了全球资源供需的紧张状况,并开始影响各国的资源供应管理政策:高资源含量的出口正在受到限制。能源套利行为很可能推动出口市场出现超预期的行为。短期,各国加速自我保障的行为继续收紧资源供应的同时,也迫使市场重估全球需求对资源市场的影响。中期而言,各国资源全方位保障的需求正在推动周期行业全面重估。

上周智利环境监管机构正式拒绝了全球矿业巨头英美资源集团(Anglo American)以30亿美元扩建其旗舰Los Bronces铜矿的申请,理由是缺乏对公共健康潜在风险的信息。近期已有多家矿业公司下调产量预期,如必和必拓、嘉能可、五矿资源、南方铜业等,原因多与资源国政策变化、抗议活动、环保趋严等相关。

进入二季度,铜、铝等工业金属价格在加息提速、美元升值、需求转弱等影响下基本已经回吐今年以来涨幅。我们此前也提示了,对资源品而言,供应冲击仍在,但二季度可能更需要关注需求问题。但这并不意味着资源股行情的结束,一旦压制需求的因素有所好转,市场将再度关注弱供应。

我们的主题一再提示此轮的商品牛市与以往的周期调整存在结构性的差异。这里最重要的一点是,高价格并未显著拉动上游投资,全球范围内的“ESG”政策和“净零排放”策略正在明确抑制上游支出,而这也意味着供应端在需求出现正增长时会加剧价格的增量,同样在需求出现萎缩时,会制约价格的跌幅。

资源国管控愈演愈烈,周期行业震荡中重估

对于发达国家,“ESG”政策和“净零排放”策略对于上游资源市场的抑制作用是显著的。尽管俄乌危机令上游市场的供应走向了短缺,尽管欧洲、北美市场面临着严重的资源、能源供应挑战,但欧、美、加政府并没有出台放松“碳排放”的政策(虽然美国政府近期放松了油气土地租赁政策,但美国境内的资源、能源勘探与生产都面临相当严格的地方环保程序审查阻力)。企业层面而言,勘探与生产或者是开采层面的支出也是低下的,复苏存在严重的操作瓶颈问题。发达国家在资金、技术、资源都有保障的背景下仍不愿主动释放上游供应,新兴市场的困难可想而知。

对于新兴市场经济体,全球汇率和利率波动不断走强的大背景下,新兴市场的资源生产面临压力之外,很多高度依赖生产资料和生活必需品进口的国家普遍开始“开源节流”,以管理美元需求和自身货币体系的稳定。随着资源价格走高,出口国不断出现投资合同重新谈判和国有化的情绪也符合我们前期的提示。

在美洲,墨西哥、智利、秘鲁、哥伦比亚、以及潜在的巴西都在实施或准备实施资源国有化或提高特许权费率,以便搭乘商品牛市的便车增加国家的收入(铜、锂、煤炭、石油和油品是上述各国目前关注的重点对象)。墨西哥的政策转向尤其值得关注:作为资源政策相对开放的国家,墨西哥近期积极推行锂矿国有化政策。我们当前还不能确定国有化政策是否会推进到油气、金银、铅锌铜等,但墨西哥政府政策转向是个值得警惕的重大变化。

资源国管控愈演愈烈,周期行业震荡中重估

在非洲,刚果金、赞比亚、几内亚等广泛实施的提高矿业税和矿业开发国家管控举措已是常态(请注意,自3月末以来,几内亚政府已经在铁矿、铝土矿领域出台国家资源控制政策)。过去几周,津巴布韦和俄罗斯也在实施特定的废钢出口管控政策。全球控制资源输出的政策正在不断加码。

非洲大陆是重要的铜、钴、铁矿、铝土矿边际供应方,相关资源的供应收紧势必推高矿产资源价格。

在亚洲,印尼、越南等也在商品出口税、特许权税上新闻不断(煤炭、镍等),上述举措都直接或间接地抑制商品供应,加剧了商品价格短期高位波动。

矿产之外,我们前期提示的农牧产品出口管制也在愈演愈烈。从阿根廷、乌克兰、俄罗斯、土耳其到印尼,随着进口农机和化肥变得日益昂贵,农民生产意愿下降已成定局的情况下,传统出口国管制出口的举措正在继续推高粮食、经济作物和蛋白质价格走高。

俄乌危机爆发加剧了全球资源供需的紧张状况,并开始影响各国的资源供应管理政策:高资源含量的出口正在受到限制。能源套利行为很可能推动出口市场出现超预期的行为。短期,各国加速自我保障的行为继续收紧资源供应的同时,也迫使市场重估全球需求对资源市场的影响。中期而言,各国资源全方位保障的需求正在推动周期行业全面重估。

资源国管控愈演愈烈,周期行业震荡中重估
海量资讯、精准解读,尽在新浪财经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