乘5G春风,瑞联新材业绩快速增长,但尘封的债务纠纷被翻出,能否赢得发审委的信任?

  伴随着5G新基建的逐步落地,相关产业链的公司备受市场关注。今年3月份,瑞联新材递交科创板申请书,公开发行不超过1755万股,占发行后总股本的比例不低于25%,募集10.52亿元,其中用于OLED及其他功能材料生产项目的金额为2.87亿元,用于高端液晶显示材料生产项目的金额为3.04亿元。

  需要注意的是,这已经不是公司第一次申请上市,2016年1月,瑞联新材在新三板挂牌,2018年6月拟转创业板上市,但去年6月被证监会发审会否决。

  据《每日财报》的了解,西安瑞联新材是一家研发、生产和销售专用有机新材料的高新技术企业,主要产品包括OLED材料、单体液晶、创新药中间体,用于OLED终端材料、混合液晶、原料药的生产,产品的终端应用领域包括OLED显示、TFT-LCD显示和医药制剂。目前瑞联新材已进入全球主要OLED终端材料和混晶材料制造商的供应链体系,2019年公司在全球OLED升华前材料和单体液晶的市场占有率分别约为14%和16%。

  盈利上升空间大,外销比重偏高

  5G时代的到来为OLED显示面板行业带来了巨大的盈利空间。

  自去年开始,华为和三星相继发布柔性OLED折叠手机,折叠手机由于其便携性、复合功能性,有望逐步实现手机、平板等多种产品的功能整合,在5G应用场景下为柔性OLED带来新的终端需求增长,除此之外,智能手表、VR设备等智能可穿戴领域,OLED凭借其柔性显示、低功耗等特点成为最佳选择。

  随着5G的不断向前发展,产业链的公司也逐步释放业绩,作为其中的一份子,瑞联新材在报告期内盈利稳定增长,2017―2019年分别实现营收7.19亿、8.57亿和9.9亿元,同比增长28.95%、19.12%和15.6%;净利润分别为7800.87万、9464.21万和1.48亿元,增长38.36%、21.32%和56.87%,同期净利润率分别为10.85%、11.05%和14.99%,呈上升趋势,这是整个行业趋势向上的写照。

  展开来看,公司的核心产品显示材料为电子信息产业链中的关键材料,而且目前在全球范围内公司已经获得一席之地,是国内少数同时具备规模化研发生产OLED材料和液晶材料的企业,报告期内,两者合计营业收入在公司总收入中占比为78.77%、87.65%和80.69%,这两项业务是瑞联新材利润的主要来源,但不可否认的是,虽然可以在产业链中分一杯羹,但公司大部分上游关键材料中的高端品类仍被日韩和欧美企业所垄断。

  除此生产主营产品之外,公司还将业务延伸至医药中间体领域,成功拓展了医药CMO/CDMO业务,去年该业务为公司贡献了20%左右的收入。

  根据招股书的信息,公司的收入主要来自外销,2017-2019年境外营收占比为87.31%、83.62%和78.96%,客户分布集中在日本、德国和韩国,本次肺炎疫情在全球蔓延,瑞联新材的客户所在国也深陷其中,很多人担心会影响到公司全年的业绩和生产计划。

  最后需要引起注意的是,随着中国内地TFT-LCD面板企业的产能扩张,占全球出货比例大幅提升,TFT-LCD面板呈现量升价跌的趋势。瑞联新材作为上游液晶材料供应商,部分产品的平均销售价格可能会率先下调,也就意味着在成本不能同步下调的背景下,公司的毛利率将面临下降的风险。

  债务纠纷捋不清, 致IPO计划屡受挫

  上文已经提到过这次并不是瑞联新材第一次申请上市,去年6月公司申请创业板上市被否决,但从2016-2018年公司的业绩始终保持增长,外界普遍认为被否决的原因和公司的经营没有关系,一番刨根问底之后,人们把矛头指向了瑞联新材披露的很多年前的一次债务纠纷,在过会的时候这件事当时也被发审委重点问询。

  先来捋顺公司的股权结构,瑞联新材实际控制人为吕浩平夫妇和刘晓春,发行前持有的公司股权比例合计为34.69%,其中刘晓春持有公司8.67%的股份,2001年至今一直担任董事长。此外,刘晓春曾担任中国瑞联及其关联方深圳瑞联、宁波屹东的董事及高管,并曾持有深圳瑞联股权,当时中国瑞联同时作为瑞联新材和宁波屹东的第一大股东,刘晓春个人持有中国瑞联26%的股权,但并不是控股股东。

  有了这一层关系后,2005年至2011年期间,宁波屹东向瑞联新材借钱,用以支持宁波屹东的正常经营运作,截至2011年3月31日,宁波屹东已欠瑞联新材16496.8万元。

  2011年12月份,中国瑞联、瑞联新材和宁波屹东分别签订了《债务转让协议》和《债务转让补充协议》,约定将上述欠款的债务转让给中国瑞联,且补充约定债务转让后,宁波屹东不再承担上述债务,瑞联新材亦不能再以任何理由向宁波屹东追偿。随后瑞联新材和中国瑞联抵消了一部分欠款,中国瑞联应承担的债务金额为11379.41万元。但中国瑞联随后将持有的瑞联新材的股份转让,不再担任公司的股东,同时债务也没有偿还。

  2014年5月,瑞联新材将中国瑞联告上法庭,要求偿拖欠的约1.14亿元。后来,中国瑞联败诉,被判付瑞联新材约1.14亿元及相应利息。但中国瑞联仍不还钱,瑞联新材申请强制执行后,发现中国瑞联名下无可供执行的财产,2014年12月,瑞联新材以“长期无法收回”为名核销了上述约1.14亿元欠款。2015年,刘晓春将持有的中国瑞联的股权全部转让,不再担任中国瑞联的董事,并按其持有中国瑞联26%的股权比例计算向瑞联新材补偿2958万元。

  去年创业板IPO过会的时候,证监会要求瑞联新材结合刘晓春的收入来源及债权债务情况,说明偿还2958万元补偿款的资金来源,对刘晓春的偿债能力和稳定性提出质疑,现在来看,瑞联新材的解释很可能没有说服发审委,这才导致IPO计划流产。如今失意的瑞联新材再次转战资本市场,能否顺利圆梦IPO,《每日财报》将持续保持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