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

  总览:国债支撑增量规模

  2020年12月,中债登债券总托管量环比增加1.02万亿至77.14万亿,增幅主要来自国债;上清所债券总托管量环比减少1147亿至24.52万亿元,减量主要源于超短融。银行间债券总托管量增加9053亿至101.66万亿元,环比增长0.90%。

  利率债供给压力持续,广义基金增持

  12月供给压力持续,主要利率债托管规模环比增加8382亿(10月4574亿,11月为7895亿),分债券类型来看,国债、国开债、进出口债、农发债托管规模分别增加了6547亿、1665亿、99亿、60亿。地方债发行规模维持相对低位,受到期规模较小影响,托管规模增加843亿(10月增加1500亿,11月减少2622亿)。受益于较为宽松的流动性环境,12月以来利率快速下行,广义基金延续11月风格,继续增持主要利率债,商业银行则被动配置国债,减持政金债。具体来看,广义基金、商业银行、境外机构、保险机构、其他金融机构、特殊结算成员分别增持4670亿、2248亿、1118亿、323亿、38亿、4亿,证券公司、信用社分别减持26亿、4亿。

  信用债:托管规模连续四月下降

  虽然央行营造了较宽松的流动性环境应对信用事件冲击,但主要信用债一级市场仍较为冻结,合计托管规模减少2561亿。分债券类型来看,超短融、短融分别减少2596亿、186亿,中票、企业债分别增加了182亿、39亿,同业存单托管规模增加了1070亿。主要机构仍以减持为主,广义基金、商业银行、证券公司、保险机构、信用社分别减持1511亿、1428亿、119亿、19亿、17亿。考虑到信用债一级市场恢复仍需时日,资管新规持续推进过程中,广义基金负债端受到影响,预计对信用债的需求难以显著增强。

  分机构:商业银行配置力量回落,广义基金大幅增利率

  商业银行主要券种托管规模环比减少1971亿,主要增持国债,减持同业存单、超短融,其中全国行及城商行配置力量有所增强,农商行配置力量回落。信用社主要券种托管规模环比减少了1257亿,主要减持了同业存单。证券公司主要券种托管规模环比减少了284亿,主要减持了同业存单、国开债。

  广义基金主要券种托管规模环比增加了9675亿,主要增持了同业存单及国开债。境外机构主要券种托管规模环比增加了1518亿,主要增持了国债。保险机构主要券种托管规模环比增加了225亿,主要增持了国债。

  资金拆借:银行间杠杆率小幅抬升

  12月份资金面相对较宽松,杠杆水平继续上行,银行间杠杆从107.38%进一步上升至108.26%。全国性商业银行、特殊结算成员净融出规模环比同比均上升。城商行净融入规模环比增长,同比降幅缩窄;农商行净融入规模环比增长,同比转正;证券公司净融入规模增长,同比增幅扩大;基金公司净融入规模环比显著增长,同比增幅进一步提升。

  分券种年变化:利率债投资者人向广义基金及境外机构倾斜,信用债投资者结构相对稳定。

  分机构年变化:商业银行增持地方政府债及国债,广义基金以增配利率债为主。

  托管数据总览

  近日,中债登和上清所陆续公布了2020年12月份的债券托管数据。2020年12月,中债登债券总托管量环比增加1.02万亿至77.14万亿,增幅主要来自国债;上清所债券总托管量环比减少1147亿至24.52万亿,减量主要源于超短融。银行间债券总托管量增加9053亿至101.66万亿,环比增长0.90%。

  2020年12月中债登和上清所托管数据点评:流动性宽松,机构如何布局?

  2020年12月中债登和上清所托管数据点评:流动性宽松,机构如何布局?

  分券种托管数据

  1. 利率债:供给压力持续,广义基金增持记账式国债托管规模增加了6563亿。商业银行为最主要的增持机构,增持3388亿,其中全国行、城商行、农商行、外资银行分别增持1496亿、1075亿、554亿、321亿,其他银行、村镇银行分别减持48亿、10亿。此外,其他各机构均增持,广义基金、境外机构、保险机构、证券公司、信用社、证券公司、特殊结算成员、其他金融机构分别增持1554亿、849亿、325亿、161亿、7亿、5亿。交易所市场减持国债55亿,柜台市场增持国债72亿。

  国开债托管规模增加了1660亿。广义基金为最主要的增持机构,增持国开债2109亿,境外机构、其他金融机构分别增持200亿、28亿。商业银行为最主要的减持机构,减持368亿,其中农商行、城商行、全国行、外资银行、其他银行、村镇银行分别减持171亿、168亿、19亿、6亿、4亿、1亿;信用社、证券公司、特殊结算成员分别减持157亿、149亿、3亿。此外,柜台市场减持5亿。

  2020年12月中债登和上清所托管数据点评:流动性宽松,机构如何布局?

  进出口债托管规模增加99亿。广义基金是最主要的增持机构,增持501亿,境外机构增持36亿,特殊结算成员及其他金融机构均增持4亿。商业银行为最主要的减持机构,减持342亿,其中全国行、城商行、农商行、外资银行分别减持142亿、117亿、58亿、35亿;信用社、证券公司、保险公司分别减持47亿、45亿、2亿。

  农发债托管规模增持60亿。广义基金是最主要增持机构,增持506亿,境外机构、证券公司、其他金融机构分别增持33亿、6亿、1亿。商业银行为最主要的减持机构,减持420亿,其中全国行、城商行、农商行、外资行分别减持262亿、88亿、67亿、3亿;信用社、保险机构、特殊结算成员分别减持56亿、6亿、4亿。

  2020年12月中债登和上清所托管数据点评:流动性宽松,机构如何布局?

  主要利率债(包括记账式国债、国开债、进出口债和农发债)托管规模环比增加8382亿。分债券类型来看,国债、国开债、进出口债、农发债托管规模分别增加了6547亿、1665亿、99亿、60亿。

  分机构来看,广义基金、商业银行、境外机构、保险机构、其他金融机构、特殊结算成员分别增持4670亿、2248亿、1118亿、323亿、38亿、4亿,证券公司、信用社分别减持26亿、4亿。

  方债托管规模增加843亿,广义基金是最主要的增持机构,增持1595亿元,证券公司、其他金融机构分别增持54亿、4亿。商业银行为最主要的减持机构,减持861亿,其中全国行减持1175亿,村镇银行及其他银行均减持2亿,农商行、城商行、外资银行分别增持189亿、122亿、7亿;保险机构、信用社、特殊结算成员分别减持90亿、31亿、31亿。此外,交易所市场增持204亿,柜台市场减持4亿。

  2020年12月中债登和上清所托管数据点评:流动性宽松,机构如何布局?

  2.信用债:托管规模连续四月下降

  企业债托管规模增加39亿,其中银行间债券市场减持169亿,交易所托管规模增加208亿。广义基金、商业银行、信用社、其他金融机构分别减持174亿、3亿、2亿、1亿;保险机构、证券公司、特殊结算成员、境外机构分别增持5亿、5亿、1亿、1亿。

  中票托管规模增加182亿。特殊结算成员、广义基金、境外机构分别增持189亿、114亿、48亿;商业银行、证券公司、保险机构、信用社分别减持88亿、42亿、23亿、18亿。其余机构托管规模变动较小。

  2020年12月中债登和上清所托管数据点评:流动性宽松,机构如何布局?

  短融托管规模减少了186亿。广义基金、证券公司、商业银行、境外机构分别减持144亿、33亿、28亿、2亿;特殊结算成员、信用社分别增持20亿、2亿。

  超短融托管规模减少了2596亿。商业银行、广义基金为最主要的减持机构,分别减持1309亿、1306亿,证券公司、境外机构分别减持49亿、3亿;特殊结算成员、信用社分别增持71亿、1亿。

  2020年12月中债登和上清所托管数据点评:流动性宽松,机构如何布局?

  信用事件后,主要信用债一级市场净融资水平仍未恢复,非金融信用债(包括企业债、中票、短融、超短融)合计托管规模减少了2561亿。分债券类型来看,超短融、短融分别减少2596亿、186亿,中票、企业债分别增加了182亿、39亿。

  分机构来看,广义基金、商业银行、证券公司、保险机构、信用社分别减持1511亿、1428亿、119亿、19亿、17亿;特殊结算成员、境外机构分别增持了281亿、44亿。

  同业存单托管规模增加了1070亿。广义基金为最主要的增持机构,增持4921亿,境外机构、保险机构分别增持353亿、11亿;商业银行、信用社、特殊结算成员、证券公司分别减持1929亿、1205亿、889亿、192亿。

  2020年12月中债登和上清所托管数据点评:流动性宽松,机构如何布局?

  主要信用债(企业债、中票、短融、超短融)托管规模连续四月为负。

  2020年12月中债登和上清所托管数据点评:流动性宽松,机构如何布局?

  分机构托管数据:商业银行配置力量回落,广义基金大幅增利率

  商业银行主要券种托管规模环比减少1971亿,主要减持同业存单、超短融,增持国债。利率债方面,商业银行分别减持国开债、进出口债、农发债368亿、352亿、420亿,增持国债3388亿。信用债方面,商业银行分别减持超短融、中票、短融、企业债1309亿、88亿、28亿、3亿;此外商业银行减持地方同业存单、政府债1929亿、861亿。商业银行增加了对利率债的配置,减少对信用债的配置。

  •   城商行主要券种托管规模增加了836亿,主要增持了国债。利率债方面,城商行增持国债1075亿,分别减持国开债、进出口债、农发债168亿、117亿、88亿;信用债方面,城商行增持短融24亿,分别减持超短融、企业债、中票400亿、16亿、4亿;此外,城商行分别增持同业存单、地方政府债408亿、122亿。城商行整体增加了对利率债配置,减少了对信用债的配置。

  •   农商行及农合行主要券种托管规模减少了1004亿,主要减持了同业存单。利率债方面,农商行及农合行减持国开债、农发债、进出口债171亿、67亿、58亿,增持国债554亿;信用债方面,农商行减持超短融、短融、企业债62亿、16亿、9亿,增持中票6亿;此外,农商行减持同业存单1370亿,增持地方政府债189亿。农商行整体增加了对利率债的配置,小幅减少了对信用债的配置。

  信用社主要券种托管规模环比减少了1257亿,主要减持了同业存单。利率债方面,信用社分别减持了国开债、农发债、进出口债157亿、56亿、47亿,增持国债256亿;信用债方面,信用社分别减持中票、企业债18亿、2亿,增持短融、超短融2亿、1亿;此外,信用社分别减持同业存单、地方政府债1205亿、31亿。信用社整体微量减少了对利率债和信用债的配置。

  保险机构主要券种托管规模环比增加了225亿,主要增持了国债。利率债方面,保险机构增持国债、国开债325亿、6亿,减持农发债、进出口债6亿、2亿;信用债方面,保险机构增持企业债5亿,减持中票23亿;此外,保险机构增持同业存单11亿,减持地方政府债90亿。保险机构整体增加了对利率债的配置,微量减少了对信用债的配置。

  广义基金主要券种托管规模环比增加了9675亿,主要增持了同业存单及国开债。利率债方面,广义基金分别增持国开债、国债、农发债、进出口债2109亿、1554亿、506亿、501亿;信用债方面,广义基金增持中票114亿,分别减持超短融、企业债、短融1306亿、174亿、144亿;此外,广义基金分别增持同业存单、地方政府债4921亿、1595亿。广义基金大幅增加了对利率债的配置,减少了对信用债配置。

  证券公司主要券种托管规模环比减少了284亿,主要减持了同业存单、国开债。利率债方面,证券公司减持国开债、进出口债149亿、45亿,增持国债、农发债161亿、6亿;信用债方面,证券公司减持超短融、中票、短融49亿、42亿、33亿,增持企业债5亿;此外,证券公司减持同业存单192亿,增持地方政府债54亿。证券公司小幅减少了对利率债和信用债的配置。

  境外机构主要券种托管规模环比增加了1518亿,主要增持了国债。利率债方面,境外机构分别增持国债、国开债、进出口债、农发债849亿、200亿、36亿、33亿;信用债方面,境外机构增持中票、企业债48亿、1亿,减持超短融、短融3亿、2亿;此外,境外机构增持同业存单353亿,基本维持对地方政府债的配置。整体来看,境外机构维持了对利率债的增量配置,增幅再度上升。

  2020年12月中债登和上清所托管数据点评:流动性宽松,机构如何布局?

  2020年12月中债登和上清所托管数据点评:流动性宽松,机构如何布局?

  2020年12月中债登和上清所托管数据点评:流动性宽松,机构如何布局?

  资金拆借:银行间杠杆率小幅抬升

  12月份银行间市场质押式回购总规模为76.92万亿元,环比上升26.61%。银行间杠杆从107.38%进一步上升至108.26%。

  从主要的资金拆出机构来看,全国性商业银行当月净融出资金规模为26.46万亿,环比增加了9.01万亿元,相较于去年同期净融出12.50万亿元,同比增加了89.54%。特殊结算成员当月净融出资金规模为11.38万亿,环比增加1.64万亿,相较于去年同期净融出增加1.69万亿,同比增加17.44%。

  整体而言,全国性商业银行、特殊结算成员净融出规模环比同比均上升。

  2020年12月中债登和上清所托管数据点评:流动性宽松,机构如何布局?

  从主要的资金拆入机构来看:

  城商行当月净融入资金规模为3.11万亿,环比增加了4559.52亿,相较于去年同期净融入规模减少了1.21万亿,净融入规模同比下降28.05%;

  农商行当月净融入资金规模为3.09万亿,环比增加了3237.10亿,相较于去年同期净融入规模增加了1460.47亿,净融入规模同比上升4.96%;

  证券公司当月净融入资金规模8.40万亿,环比增加了1.10万亿,相较于去年同期净融入2.94万亿,净融入规模同比增加了53.71%;

  广义基金当月净融入资金规模22.61万亿,环比增加了7.97万亿元,相较于去年同期净融入11.27万亿,净融入规模同比增加为99.39%。

  城商行净融入规模环比增长,同比降幅缩窄;农商行净融入规模环比增长,同比转正;证券公司净融入规模增长,同比增幅扩大;基金公司净融入规模环比显著增长,同比增幅进一步提升。

  2020年12月中债登和上清所托管数据点评:流动性宽松,机构如何布局?

  分券种年变化:利率债投资者人向广义基金及境外机构倾斜,信用债投资者结构相对稳定

  国债投资者以商业银行为主,但占比下降,截至2020年12月,占比约为62.94%,较2019年下降2.04个百分点;广义基金、境外机构占比持续上升,分别达7.77%、9.66%;证券公司、保险机构占比较小且略有提升,分别达2.01%、2.46%。

  政金债投资者也以商业银行为主,截至2020年12月底,占比约为55.63%,较2019年下降3.67个百分点;广义基金、境外机构占比上升至31.21%、5.10%,其中境外机构占比增幅为近年来最高;保险机构与证券公司占比较小,分别为3.34%及0.89%,2020年出现小幅下降。

  地方债方面,商业银行是最主要投资者,2020年托管规模占比为84.83%,较2019年下降1.35个百分点。特殊结算成员、广义基金、保险机构托管规模占比分别为5.96%、3.11%、2.16%,较2019年分别下降1.98%,上升1.15%、1.52%。

  2020年12月中债登和上清所托管数据点评:流动性宽松,机构如何布局?

  信用债方面,投资者结构相对稳定,广义基金、商业银行依然为最重要的投资者,占比合计达81.24%。其中广义基金是最主要投资者,2020年达62.95%,托管规模占比较2019年有小幅下降0.22个百分点,基本维持不变;商业银行托管规模占比小幅下降0.62个百分点至18.29%,整体变化不大;保险公司及证券公司托管量占比相对较小,分别为2.46%与5.28%,其中保险机构占比下降0.48个百分点,证券公司占比上升0.21个百分点。

  同业存单方面,广义基金和商业银行为最主要的投资机构,2020年占比约为49.28%和32.64%,分别下滑3.08和0.8个百分点;特殊结算成员同业存单托管规模占比2020年大幅提升至10.61%,上升6.4个百分点。

  2020年12月中债登和上清所托管数据点评:流动性宽松,机构如何布局?

  分机构年变化:商业银行增持地方政府债及国债,广义基金以增配利率债为主

  从存量来看,商业银行主要配置地方政府债、国债、政金债,信用债在托管规模中的占比仅约为5%。2020年商业银行被动大幅增持地方政府债及国债,政金债的占比下滑1.5个百分点至20.10%;同业存单托管规模仅小幅上涨,占比下滑至7.29%;信用债占比则基本不变,维持在5%左右。

  2020年12月中债登和上清所托管数据点评:流动性宽松,机构如何布局?

  2020年12月中债登和上清所托管数据点评:流动性宽松,机构如何布局?

  保险机构存量托管规模以地方政府债、国债、国开债为主,占比分别为30.19%、24.09%、23.90%。2020年仍以增配地方政府债及国债为主,政金债及信用债的规模变化不大,在存量中的占比则相对下滑。

  广义基金存量托管规模以同业存单、中票、国开债为主,占比分别为26.08%、23.91%、14.85%。2020年广义基金持仓结构则发生较大变化,全年以增配利率债为主,信用债增持规模小于2019年,此外同业存单托管规模较2019年大幅下降。2020年增配主要利率债15517亿元,主要信用债4125亿元,而2019年则为8984亿元、5519亿元。

  2020年12月中债登和上清所托管数据点评:流动性宽松,机构如何布局?

  证券公司存量托管规模以中票、国债、同业存单及企业债为主,占比分别为27.51%、26.53%、12.38%、12.37%。2020年证券公司大幅增配国债,主要信用债尤其中票的增持比例较2019年明显下降,同业存单则有所减持。

  境外机构存量托管规模以国债、国开债为主,占比分别为59.88%、19.11%。2020年中美利差加大使得境外机构进一步增持国债及政金债,信用债托管量有小幅增加,但从占比来看基本未变。

  2020年12月中债登和上清所托管数据点评:流动性宽松,机构如何布局?

  风险提示

  信用风险事件频发,宏观经济恶化,外部环境变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