稳中求胜的投资风格

唐丁祥自上学期间就对投资产生浓厚的兴趣,上海财经大学产业经济学博士毕业之后便进入券商担任债券分析师,涉及宏观利率、专题研究等,也是这份工作经历让他对债券市场的投资有了更切身的理解。2013年,唐丁祥加入兴业基金从事固定收益研究和投资工作,2019年2月他正式走上基金经理的岗位。虽然管理公募债券基金不久,但也称得上是债券市场的“老兵”,从卖方到买方,一干就是10年。在与记者交流过程中,他不时透露出对债券投资的“深情”。

唐丁祥性格沉稳,投资风格稳健。与权益基金经理相比,唐丁祥深知,一名优秀的债券基金经理面对相似但也有不同的要求。相似点是对宏观经济环境和市场运行状态的深度分析和研判,不同点则在于对投资标的的研究逻辑,具体投资策略的制定执行,以及对较低风险偏好的管理控制。

就个人的投资框架,唐丁祥概括为:一个是利率趋势的判断,主要是从经济基本面、资金面(政策)、估值与供求四个维度进行,这将决定组合的久期、杠杆和券种的摆布,同时结合产品收益目标、自身特性以及投资者的风险偏好特征;另一个是信号决策机制,这决定了是否需要调仓或优化组合。他补充说道,“这些是在过去十年研究和投资过程中不断总结、补充和完善的,随着市场和投资环境的变化,后续还会不断修正和完善”。

故此,在兴业启元一年定开债券的运作中,他始终将每一类资产在产品组合中的角色扮演和收益贡献清晰地定位,秉持“信用债为底仓,积极把握利率债和可转债的交易性机会”的投资策略,灵活控制组合久期和杠杆水平,实现“进可攻、退可守”的同时,以期成为一年期银行理财替代的优选。

具体到底仓策略上,唐丁祥认为信用债更具有β属性,由于票息优势,其对基本面、资金面的敏感性没有利率债那么高,因此重在配置。目前信用利差攀升至近5年的高位,相对性价比较高,实体经济盈利能力在边际改善,应当着重把握优质核心资产价值发现后的修复机会,如华东以及东南沿海地区的城投债仍是重点配置的对象,但考虑到信用分化加剧以及潜在的紧信用预期,信用资质不宜下沉。

在收益增厚部分,可转债和利率债的弹性相对较大,在唐丁祥眼中两者都适合作为增厚收益的工具。其中,长久期利率债是趋势到来后的进攻利器对于可转债,唐丁祥观察到每年都有可参与的投资机会,他个人倾向于有较强安全边际的可转债投资。在他看来,2021年将围绕新券供给、需求承接、估值变化与信用风险,积极参与优质新券并在结构性行情中重点关注板块轮动下基本面过关同时有业绩支撑的标的,以期获得市场中的阿尔法。

债市风险收益比改善

展望2021年的市场,唐丁祥认为,从大类资产配置的角度看,债券对基本面修复与货币政策回归反映已较为充分,当前估值已修复至近三年历史中枢附近,债券收益率正在筑顶阶段,供需关系改善,债市风险收益比改善,债券配置价值显著提升,可转债资产具有阶段性机会。

兴业基金固收投资团队预计,新的收益率中枢正在形成。“债券收益率从本质上来讲是由实体经济回报率决定的,而名义GDP作为实体经济回报率的名义衡量,反映的正是实体经济的回报率。对比海外发达经济体,随着名义GDP下移,债券收益率均呈现随名义GDP中枢下移而下移。” 唐丁祥解释道。他们研究认为,2021年投资的宏观环境大体为:经济“填坑式”修复,围绕新的增长中枢呈现“前高后低”,通胀风险可控,货币政策保持中性,资金价格中枢保持稳定,社融增速回落。因此,在债券估值回归均衡的情况下,中短端利率债和中高等级信用债确定性较高。

“随着刚兑被打破,信用违约或将逐步常态化”,唐丁祥说道。“去年11月违约事件对信用债的研究和投资都产生了巨大的冲击——传统信用研究的框架逐步被打破,定价权重将被调低。只有真正回归到信用主体本身的基本面研究,才能获得信用债α收益。”

风险提示:投资有风险,基金投资需谨慎。投资人购买基金时应详细阅读《基金合同》、《招募说明书》和《产品资料概要》等法律文件。基金管理人承诺以诚实信用、勤勉尽职的原则管理和运用基金资产,但不保证基金一定盈利,也不保证最低收益。

基金管理人与股东之间实行业务隔离制度,股东并不直接参与基金财产的投资运作。基金管理人管理的其他基金的业绩和其投资人员取得的过往业绩并不预示其未来表现,也不构成基金业绩表现的保证。

以上信息仅供参考,不作为任何法律文件。如需购买相关基金产品,请关注投资者适当性管理相关规定,提前做好风险测评,并根据自身的风险承受能力购买与之相匹配的风险等级的基金产品。

扫二维码 领开户福利! 中证报专访 | 兴业基金唐丁祥:债市投资机会增加
中证报专访 | 兴业基金唐丁祥:债市投资机会增加
海量资讯、精准解读,尽在新浪财经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