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前,银保监会消费者权益保护局点名30多家保险公司存在的产品问题。其中,多数问题集中在产品设计、条款表示以及费率厘定等方面。业内人士普遍表示,监管部门持续加强对产品管理,一方面可以及时发现产品定价、销售存在的问题和不足,及时进行修正完善;另一方面,也可以加强业务管理和销售行为管控,防范误导风险和激进经营风险,维护稳定经营和消费者合法权益。

  人身险产品问题集中

  银保监会消保局发布的《关于近期人身保险产品及监管报告报送有关问题的通报》显示,在产品核查过程中,产品设计缺陷成为多家保险公司的共同问题。主要表现为长险短做以及实际万能险产品与备案材料不符等问题,存在噱头营销风险。同时,多家保险公司续保约定不合理、不完整。例如,在条款约定保证续保期间届满时,公司如未收到不续保申请,则视同申请续保,侵害消费者选择权的同时还存在误导可能性。另外,产品费率厘定存在较大利率风险。利润测试投资收益率过高,与公司投资能力和市场利率趋势不符等定价不合理问题均为重点通报对象。对此,银保监会人身险部表示,将结合上述情况,将报送内容不全面、风险指标较高、投诉举报较多公司列入重点关注范围,加大监督检查力度。

  值得关注的是,银保监会近期还发出通知强调《重大疾病保险的疾病定义使用规范(2020年修订版)》使用时需要注意的两个问题。一是凡涉及使用新版重疾定义的保险产品,各公司应当在产品报备时在精算报告中明确说明使用的重疾定义与“2020版定义”保持一致。二是对于在“2020版定义”发布前已备案的老产品(除重大疾病保险产品外),各公司应当在产品使用时,避免出现不同类型产品因定义使用不同给消费者造成误解,产生纠纷,切实保护消费者合法权益。

  近年来,随着我国居民保障意识的提升以及保险业自身回归保障本源,人身险产品以提供更多风险保障为根本获得快速发展。整体上看,我国人身险,特别是健康险产业规模增速快且潜能巨大,但也应看到,当前,我国人身险方面的发展存在区域间不均衡不充分,保险深度与保险密度不够广等问题。要弥补这一差距,人身险业不仅在产品端,需要在把控风险的同时进行更多创新,在销售服务端也还需要进一步完善。

  强化产品与人员监管

  资料显示,2020年第三季度,银保监会及其派出机构共接收并转送涉及保险公司的保险消费投诉36754件,环比增长8.96%。其中,人身保险公司19859件,环比增长13.27%,占投诉总量的54.03%。占比高、增速快,经营人身险产品的保险公司问题较为严重。而这之中,涉及理赔纠纷投诉3052件,占人身保险公司投诉总量的15.37%;销售纠纷投诉8166件,占比41.12%。与人力相关的投诉量占比就超过一半,成为人身险投诉最多的环节。

  也因此,监管部门加强了对销售人员的监管措施。前不久,银保监会发布《关于发展独立个人保险代理人有关事项的通知》旨在引导保险公司规范有序发展独立个人保险代理人队伍,通过破除层级结构,使保险代理人队伍更加专业化、职业化和稳定化,推动人身险业积累一批高端的独立保险代理人。

  有数据显示,截至目前,全国保险公司共有个人保险代理人900万人左右。截至2020年前三季度,全国个人保险代理人渠道实现保费收入1.8万亿元,占保费总收入的48.1%。一方面,个人保险代理人在普及保险知识、推动保险业快速增长、促进社会就业等方面做出了巨大贡献;另一方面,也要看到,个人保险代理人队伍长期存在大进大出、素质参差不齐、保险专业服务能力不足、社会形象较差等问题。

  接受《金融时报》记者采访的业内人士表示,监管部门此举有助于强化保险公司责任、加强监督管理。一方面,将独立个人保险代理人归属于个人保险代理人范畴;另一方面,强调和突出其独立自主开展业务,直接按照代理销售的保险费计提佣金,以有别于传统的团队型个人保险代理人;在从业形态上,鼓励独立个人保险代理人展业形式多样,既可以是传统的“行商”形态,也可以按照公司要求使用公司标识、字号,在社区、商圈、乡镇等地有固定经营场所;在管理机制上,一方面强化保险公司的管控责任,要求加强对人员的行为管理,建立以业务品质和服务质量为根本的佣金费用体系和考核制度是对保险公司的要求;另一方面也强调对独立个人保险代理人业务行为的规范,要求严格遵守保险销售、非保险金融产品销售的系列要求。

  除此之外,近年来,监管部门还制定了人身保险销售行为可回溯的相关管理要求,实现销售行为可回放、重要信息可查询、问题责任可确认,成为遏制销售误导行为、保护消费者合法权益的重要手段。

  整体来看,代理人制度的完善是保险销售渠道完善的关键一步,也是人身险业向高质量发展转型的必由之路。当前,不少保险公司已经开始以产品和人员两条线为引导,积极完善公司发展战略,把保护消费者合法权益作为出发点和落脚点,在自身经营以及消费者需求方面寻找平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