继依图、云从后,“AI四小龙”之一旷视科技也确定向科创板发起冲击。

  1月12日,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网站信息披露显示,旷视科技已于2020年9月签署《旷视科技与中信证券(行情600030,诊股)股份有限公司关于公开发行存托凭证并在科创板上市之辅导协议》。根据辅导协议,旷视将以公开发行中国存托凭证的方式在科创板上市。

  事实上,旷视科技是“AI四小龙”中第一个打响上市之枪的。《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2019年8月25日,旷视科技向港交所递交了招股书,当时也被业内认为将有望成为“AI第一股”。只不过,在内部外部等多重因素的作用之下,旷视科技的港股上市之路一直未有所进展。此次接受科创板上市辅导,也意味着旷视科技在港股上市未果后,转冲击A股上市,此前一系列传闻也终于尘埃落定。

  只不过,2020年末的最后两个月,同为“AI四小龙”的依图与云从已抢先开启科创板上市之路,同时也被外界认为“AI第一股”将从二者中产生。此外,云知声、云天励飞等AI公司也冲击科创板上市,可以预见的是,2021年科创板或将迎AI上市潮。

  港股上市终未果,旷视冲击科创板

  据当时旷视科技赴港上市的招股书显示,旷视科技2016-2018年营收分别为6780万元、3.13亿元、14.27亿元,年复合增长率为358.8%。2019年上半年,旷视营收为9.49亿元,同比增长210.3%,亏损约52亿元。

  对于亏损的主要原因,旷视科技在招股书中解释称,主要系优先股公允价值变动损益和研发投入所致。经过调整之后,旷视科技2018年实现整体盈利,净利润为3220万元。

  递交招股书后,旷视科技赴港上市进程一直未有进展。最终,在初始申请提交6个月后显示“失效”,对此,旷视科技曾官方回应称,上市进程仍在正常推进中,正在更新材料。

  2020年6月,有媒体报道称,旷视科技中止了港股上市进程,系主动放弃上市,其正在港股和科创板上市中摇摆,处于讨论阶段。对此,旷视科技当时回应称,中止港股上市消息不实,并表示科创板支持和鼓励“硬科技”企业上市,是中国科技企业发展的好机遇,旷视正在积极考虑。

  旷视科技联合创始人兼CEO印奇2020年7月在一场沟通会上对媒体公开表示,旷视科技并未终止上市计划。在他看来,公司目前现金流充足,上市并不是一个急需完成的事,会选择在更稳定的窗口期稳步推进上市计划。此后,关于旷视科技上市的消息一直多以“市场传闻”的形式存在。而此次接受科创板上市辅导,也意味着旷视科技已明确至A股上市。

  此外,启信宝数据显示,旷视科技最新一轮融资轮次为2019年5月披露的7.5亿美元的D轮融资,投资方包括中银投资、麦格理资本、阿里巴巴、博裕资本等。

  科创板将迎AI上市潮

  值得一提的是,同为“AI四小龙”的依图与云从也于2020年最后两个月纷纷开启科创板上市进程。

  2020年11月4日,依图科技在上交所披露招股书,准备募资75亿元。招股书显示,2020年上半年,依图科技营收3.8亿元,净亏损为13亿元,扣除因发行优先股导致的公允价值变动损失后,亏损约4亿元。投资方则包括高瓴资本、红资本杉、云锋基金、真格基金等知名投资机构。

  2020年12月3日,云从科技也在上交所披露招股书,招股书透露,此次公开募股融资规模预计为37.5亿元。此外,2020年上半年,云从科技收入为2.21亿元,净亏损达到2.86亿元。从2020年5月披露的最新一轮高达18亿元的C轮融资来看,其投资方不仅有中国互联网投资基金、上海国盛、长三角产业创新基金等政府基金,还有工商银行(行情601398,诊股)等产业战略投资者。

  从目前形势来看,冲击科创板上市的“AI四小龙”只差商汤科技。

  此外,AI语音行业“元老级”企业云知声以及兼具AI算法平台、AI芯片平台等AI关键技术的独角兽企业云天励飞也纷纷开启上市进程,科创板“AI第一股”争夺战将愈发激烈。

  只不过,成功上市似乎并不是一家企业,特别是一家AI公司的终局,资本市场回归理性后,AI行业的发展已逐渐迈入深水区。即便疫情加速了整个社会数字化的渗透,帮助AI企业完成了一定程度的市场教育,但整体AI的商业化落地依旧处于较为集中的状态。

  艾媒咨询发布的《2019年中国人工智能产业研究报告》显示,安防和金融是AI赋能实体经济市场份额最多的前两大领域,占比分别达到53.8%、15.8%,合计近70%。即便有包括像旷视科技在物流等新型领域的商业化落地,但仍难言大规模及盈利。

  此外,信息安全等仍是悬在绝大多数AI企业头顶上的“达摩克利斯之剑”。未来,在充满不确定性因素的资本市场上,AI企业的较量以及行业发展才刚刚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