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长盛基金

1/5

成功的商业模式能否复制

关于成功的商业模式能否复制的问题,举一个跟“体外孵化”有关的例子。某化工类上市公司业绩不错但天花板低,准备投资锂电上游正极材料。消息出来,股价反而跌了,董事长问来调研的基金经理为什么投资者不看好?

基金经理解释,如果是几年前炒题材的时代,股价肯定先拉几个涨停,但现在的审美是要看行业基本面的,正极是竞争格局最差的领域,龙二龙三都拿不到估值,一个新进入的企业折价也很正常。

见董事长想借助资本市场实现转型,这位基金经理给了一个建议:让大股东抵押股权融资或减持部分股份的资金进行投资,成熟之后再注入上市公司体内,这样既不影响现在的业绩,又能给资本市场优质资产注入的预期,从而提升估值。

结果不但被断然拒绝,基金经理还遭到鄙视,董事长表示自己是个做实业的,看好行业的长期前景才投资,企业盈利波动是难免的,并不屑于资本市场的这些花招心思。

听上去好像是这些搞资本运作的人应该好好反省,但实际情况很可能是大股东不愿独自承担新业务的风险,他当然知道这个领域的产能几年后有过剩的风险,放在上市公司,万一做亏了,大家一起分担不是更好吗?

体外培养成熟后注入体内的资本运作策略,事情做成了,大家都觉得是顺理成章的逻辑,甚至有人还要质疑溢价收购有没有猫腻。但没有做成之前,就是大股东和合伙人独自承担风险

商场如战场,输家常常尸骨无存,而能够生存下来的公司,我称之为“幸存者”,所以分析这类公司,很容易出现一种统计学上的错误——“幸存者偏差”。

2/5

幸存者偏差

成功者是竞争中优胜劣汰筛选后的结果,如果我们只研究成功者,并把这个“筛选后的结果”当成竞争之前的全面样本进行分析的话,就有可能得出错误的结论。

最经典的例子是二战中,军方统计战斗机身上弹孔最多的部位是机翼,从而得到机翼需要加强保护的结论。后来一位统计学教授多次写信指出这个“幸存者偏差”的错误——受到致命伤害的飞机都飞不回来,不会出现在统计样本中。

生活中的幸存者偏差是感觉“月薪过万遍地走”,真实情况是6亿人月收入不足千元,原因在于网络讨论中有话语权的人,容易忽视这6亿人的存在。

价值投资研究的都是“幸存者”,研究白酒用茅台为例,研究电子以立讯为例,研究银行以招行为例,研究新能源以为例,如果你把这些优秀企业看成行业的基本特征,就会出现“幸存者偏差”,认为后来者也可以复制这些企业成功的逻辑,或者认为这些成功者还可以自我复制。

严格的分析方法是用一个行业的所有企业为样本,至少要用正常的企业为“对照组”的样本,研究白酒应该以为例,研究电子以为例,研究银行以为例,这才能发现,它们与行业龙头之间存在着不可逾越的鸿沟。

幸存者偏差,通常的意义是告诉我们研究要全面,但我认为还有另一层意义:幸存者偏差常常让我们低估了行业龙头的“护城河”中唯一不可复制的资源——时间,它常常如同电影里即将关闭的门,是生与死的界限。

3/5

稍纵即逝的时间窗口

“幸存者偏差”会导致过于简单的归因,比如我们在分析奢侈品的经营模式时,总爱拿爱马仕为例,总结奢侈品几个核心逻辑:

一、价格越贵,需求越高的“韦伯伦商品”;

二、限量、稀缺、手工;

三、利用各种渠道讲好品牌故事。

那么问题来了,如果我们有大量的资金和足够的时间,可以按照这些规律打造一个全新的奢侈品吗?

“价格越贵,需求越高”是典型的“幸存者偏差”,在现实世界中绝大部分时间内并不会出现,所有的奢侈品品牌都是“幸存者”,只是正确的时间刚好做了正确的事的偶然结果。爱马仕代表性的柏金包,得益于简﹡柏金的明星魅力,但简﹡柏金并不是代言人,反而要求爱马仕停止用自己的名字命名这款包。

奢侈品的市场是二战后急剧变化的时代突然出现的一个机会窗口,如果你的品牌刚好符合奢侈品的那几个要求,你又刚好做对了一些事件,你就进入了这个时间窗口,而奢侈品市场的容量有限,当进去的那些企业各就各位,占据完不同品类、不同风格的品牌和不同层次的消费者后,时间窗口就关闭了,自然形成了一道时间的护城河。

偶尔有一些企业自己作死,空出一个位置,让候选者进入填补,但大部分圈子内的品牌,只要恪守奢侈品的几个原则,就可以永远地呆在这个俱乐部里。

事实上,正因为连爱马仕也无法复制另一个柏金包,它的品牌才弥足珍贵。

上市公司的研报总是要列出“一、二、三、四……”很多逻辑,但从逻辑上说,X公司成功的原因是A、B、C,并不代表有了A、B、C,Y公司也能成功,因为所有公司的成功原因中都有一个时间因素T,它代表了当时的市场环境,是一个不可复制的变量。

这个T,才是龙头真正的“护城河”。

企业经营不是科学,研究企业的结论,1+1不一定等于2,可能是1和3之间的任何一个数字。1和3就是商业模式赋予的极值,而最终的值与管理能力、技术优势等变量有关,但主要取决于时代的机遇。

4/5

不可复制的时间变量T

李佳琦火了之后,很多文章把成功归因于他做化妆品推销员的经历,于是做过推销员的人都在想,他能火,我为什么不能火?他大火,我小火一把也不行吗?

我们来分析一下李佳琦那一段经历的三个“时间窗口”:

第一、从众多相同资历的化妆品推销员中胜出,成为美ONE美妆达人

第二、淘宝转型直播,集全站资源的推荐,马云更是亲自上阵

第三、当年很少有实力的直播主播的竞争,粉丝一年达到上千万

成就李佳琦的,既是他个人的天赋与努力,也是我们称为“渠道红利”的东西,而这一点,正是理解类似经历的投资价值的正确姿势。渠道红利大家比较容易理解,而南极人的供应链管理,更是把“幸存者”原则发挥到极致。

我们研究龙头上市公司,更重要的是判断它能不能延续辉煌。可既然时间变量T是不可复制的,不光别人不能复制,就连龙头企业自己也不可复制。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我们是不是又高估了龙头企业的护城河?

5/5

无法复制的过去

好的商业模式一定是出现在一个极小的时间窗口,时间窗口一过,不但是对竞争对手无法复制,自己也无法复制过去。

这么一来,如果行业的生存环境改变,龙头企业商业模式的脆弱性并不亚于其他企业,行业重新洗牌常常发生。

但是,商业模式不是企业唯一的生存要素,大家都面临转型的时期,龙头企业能否利用其规模优势的皮糙肉厚熬过转型期,就成为关键因素。

企业在发展初期,凭借独特的商业模式和定位可以借助时间窗口的力量跳跃式发展,但到了一定的规模,原先商业模式的作用就退居次席,要么抓住新的风口二次创业,形成新的商业模式,要么强化规模优势,用管理补短板,成为全面发展的巨头。

随着企业规模变大,出于企业文化的需要,管理者开始从企业的历史总结成功经验,心怀成功渴望的创业者和渴望稳定盈利的投资者虔诚地拜读这些理论,并相信传奇可以永续。

人类思维的自大在于,我们总是觉得万事必有原因。但非常遗憾,真正决定成败的都是可遇不可求的时代机遇,只有偶然的时间窗口形成的护城河,才是真正的壁垒,不但他人无法复制,自己也无法复制。

风险提示:基金有风险,投资需谨慎。基金不同于银行储蓄和债券等固定收益预期的金融工具,且不同类型的基金风险收益情况不同,投资人既可能分享基金投资所产生的收益,也可能承担基金投资所带来的损失。基金管理人提醒投资者应认真阅读《基金合同》、《基金招募说明书》和基金产品资料概要等产品法律文件。在了解产品情况及销售适当性意见的基础上,理性判断并谨慎做出投资决策。基金管理人承诺以诚实信用、勤勉尽责的原则管理和运用基金资产,但不保证本基金一定盈利,也不保证最低收益。基金管理人管理的其他基金的业绩并不构成对本基金业绩表现的保证。长盛基金提醒您基金投资的“买者自负”原则,在做出投资决策后,基金运营状况与基金净值变化引致的投资风险,由您自行负担。基金管理人、基金托管人、基金销售机构及相关机构不对基金投资收益做出任何承诺或保证。

警惕研究中的“幸存者偏差”
海量资讯、精准解读,尽在新浪财经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