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性格互补,创业16年来从未有过分歧。”

“家族企业”,“股权平分”,知名案例有真功夫和海底捞,但两家公司的命运走向迥异。

最近,这家公司在创业板上市,颇为引人瞩目,两位创始人为家族姻亲,各持(IPO发行前)39.14%股份,为共同实控人。

家族企业如何能够创业成功?为什么要股权平分?出现分歧,究竟听谁的?身边是四五百家背光源企业同行倒下和消失,草根出身的企业如何能走到资本市场?

身处手机产业链之中,见证中国山寨手机的草莽时光和彻底剿灭,也陪伴中国智能手机的崛起和高光时代,如今又迎向车载市场和其它领域,背光源有多大的“发光”能量?

两位创始人姜发明和潘连兴做客《约见资本人》演播室,独家回应创业背后的故事和讲述行业和公司未来。

四五百家同行倒下了,他们亲戚创业16年敲响上市宝钟|约见•资本人

《约见资本人》现场,姜发明(左)和潘连兴(右)

两创始人“速写”画像

来到演播室,姜发明和潘连兴落座,就呈现出不同的特质。潘连兴穿着更显时尚,很爱表达,一个半小时的对话里他屡屡率先回应,叙述多有细节,语速又急又快;姜发明说话不急不慢,言谈简洁明了, 不说话时经常低头深思,偶尔抚平自己的领带,也不时看向潘。

潘连兴表示,“两个人性格互补”,这么多年以来,一直都没有出现过意见不统一,“别人说我们俩,是行业中的最佳拍档。”

对于创始人持一样的股份,姜发明解释,最早创业,公司有五个股东,“但是跑了三个”,“这是自然而然的结果,因为别人跑了,我们两个人一直坚持。”

出现分歧,究竟谁说了算?姜发明说,以前这个权利归他,他是董事长。不过他强调,“公司已经有董事会、股东大会,各方面已经很完善,决议非常规范化,不像创业初期”。

姜发明显得非常谦逊,他说,“潘总是我的贵人,他带我创业。”

厦门“小蚂蚁”抱上“外资”大象腿

“沙县小吃”闻名天下,姜发明是福建三明市沙县人,年青时在家乡福建三明市沙县从事饲料养殖业,姜发明说,自己一直渴望“走出沙县,看看外面的世界。”

姜发明眼里,外面世界的人是潘连兴,大学电子专业毕业后在厦门市的通信和电子厂做技术和采购工作接近十年。

2005年,一直想走出沙县闯荡的姜发明,与潘连兴合伙,联合另外三位股东,在厦门成立一家叫“贝能光电”的工厂,从事背光显示模组的开发和设计,为家电和工控设备、通讯产品提供背光源。

但创立之初,“”五个股东就三个退出,不看好”,姜发明和潘连兴承接了他们的股份。

四五百家同行倒下了,他们亲戚创业16年敲响上市宝钟|约见•资本人(厦门贝能光电老厂外景 图/南极光)

背光源,背光显示模组的简称,位于液晶显示器(LCD)背后的一种光源,是终端电子设备产业链的中间产品。。背光源最早应用于军用设备上的仪表显示,有60年的历史。

发展初期,背光源行业企业主要集中在中国台湾和日本、韩国,主要企业有中国台湾的瑞仪光电和中强光电、日本欧姆龙集团、日本美蓓亚集团、韩国 e-LITECOM公司等。

彼时2005年,背光源的国内厂家也极少,依然主要为外资企业。

企业成立不到一年,潘连兴就主动邀请知名的日企杭州松下来看厂考察,渴望成为松下洗衣机项目的“背光源”提供商。

外资企业在采购中十分重视对供应商的评估选择。“看厂”,即企业采购部门对供应商或潜力供应商进行现场审查、审核或评价,来确定是否进行业务往来,一家企业的产能、规模往往决定着能否获取订单。

“急性子”的潘连兴,“有点不知天高地厚”,刚刚成立的贝能光电,企业规模很小,工人不过50来个人,在业内没有任何名气。

而潘连兴没有想到,杭州松下真的来工厂考察,考察三家工厂。时间恰恰在2006年春节放假前的一天,厂子一半的工人已春节放假,潘连兴回忆说 ,“我很紧张很慌,另外两家还都是跨国大企业,我们像小蚂蚁一样。”

杭州松下的日本采购工作人员,详细考察了贝能光电的现场和厂房。潘连兴说,“日本人都觉得有点好笑,我们企业这么小,还想与松下合作”,但考察的结果很令人惊喜,日本工作人员的结论,“你们麻雀虽小,五脏俱全,管理细节做得很到位,很专业。”

他们给这家小工厂一次订单的机会,“仅仅一次”。

“一次机会就把握住了。”潘连兴非常骄傲。这段创业故事经历,有点吻合世界投资大师,黑石集团创始人苏世民的一个理念,“给你敬佩的人写信或打电话,请他们提供建议或与其会面的机会。你永远不知道谁愿意跟你见面。”

姜发明和潘连兴拿到了知名品牌松下的第一个订单,为松下洗衣机提供背光源。厦门“小蚂蚁”的小企业抱上了“外资”大象腿。

有了开始,才有后头故事的可能。

四五百家同行倒下了,他们亲戚创业16年敲响上市宝钟|约见•资本人(贝能工厂组装车间,2006年时期 图/南极光)

很快,他们又拿到松下电饭煲等其它家电产品的背光源订单,之后,杭州松下将其供应商资料介绍给厦门松下、上海松下等其它子公司。

进入松下家电领域,贝能光电的业务从厦门扩展到华东和华南,也顺利拓展到电话机等国内主流品牌领域。

又一个故事的开始。

深圳与“山寨手机”共舞

2005-2008年,国内品牌手机还在被国际品牌手机吊打,国内山寨手机这边风头却是正劲。

来自珠三角一带的小型手机厂商,疯狂地模仿国外手机,迅速推向市场。

深圳作为早期手机代工厂“核心集中地”,2008年山寨机达到鼎盛时期,凭借着强大的模仿能力和超速的研发能力,北聚集 3000家山寨机公司,卖着品牌手机三分之一的价格,迅速风靡全国,甚至远销东南亚和非洲等落后地区,每年往世界销售2亿台山寨机。

此时,姜发明和潘连兴也早早把握住产业链转型的机会,业务重心从家电背光源转到手机背光源上,主要给山寨手机提供背光源模组。

回头来看,这是一个机会也是一个危机的时期,彼此大的经济形势不明朗,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市场和信贷收缩,很多国内制造企业遭受剧烈冲击,甚至出现一波“企业倒闭潮”,一批制造类企业被迫压缩战线。

“退潮的时候,才知道谁在裸泳”,对姜和潘而言,此时涨潮和退潮交织,情况更为复杂。

潘连兴回忆,“2008在找工厂过程中,在深圳,从宝安到福永,沙井到松岗,这一路过去会看到不少工厂,关门倒闭。”

但姜和潘判断,深圳作为手机产业供应链基地,具有无比的优势。他们从厦门南来,在深圳宝安区沙井设厂,2009年正式成立南极光,开始了扩张之旅。

四五百家同行倒下了,他们亲戚创业16年敲响上市宝钟|约见•资本人(南极光沙井厂区外景,拍摄于2012年时期 图/南极光)

“我们坚决看好手机这个行业。”逆势扩张,潘连兴说,“2008、2009年的时候,厂房租金便宜,装修便宜,很多成本是最便宜的时候,那时候介入进来,运营成本最低。”

回头来看,他们的选择是明智的。彼时,在手机背光源领域,南极光还是一个新锐的后入者,深圳早些年已经有了不少背光源模组企业。在深圳,可以有比在厦门更完善的产业链,南极光踩准了手机行业发展的脉搏。

但异地的创业是不容易的,感性的潘连兴屡屡说起自己的家庭,那个时候他的儿子还小,深圳与厦门之间也未通高铁,某个周末他坐了八个小时的大巴赶回厦门,与五岁的儿子在广场抱着坐了一夜,“一个父亲的无奈”。异地创业,牺牲了和孩子们的相处时光,错过了他们成长的陪伴,谈起这些,潘连兴颇有些内疚。

深圳升级第一梯队

在姜发明看来,“当年我们能够比较准确的跨过来,没有走什么弯路。”

2009年,国产第一台智能手机诞生,2010年小米公司成立,前后时间里,中兴、华为、酷派、联想等第三代国产品牌手机崛起,2011年底小米手机面世,魅族、小米、OPPO、VIVO、乐视、锤子、金立,无数创业者争先恐后涌入中国智能手机市场,中国手机市场进入残酷的战国时代,也推动中国智能手机市场井喷,中国智能手机出现惊人的增长速度,与此同时,在中国大地上流行的山寨机被剿灭。

经历互联网浪潮和和这几年的优胜劣汰,国内智能手机市场的格局已经基本确定,华为、小米OPPO、vivo与苹果,、三星,占据超70%的市场份额。国内手机品牌也走向世界并围剿海外巨头,2020年的数据,全球智能手机销售市场前五位中国品牌占据三名。

四五百家同行倒下了,他们亲戚创业16年敲响上市宝钟|约见•资本人(南极光组装车间,2009年时期 图/南极光)

在这轮手机市场驱动的变革中,这条产业链的企业也在不断技术变革,在这个迅疾的增长赛道不断加速跑和追赶,有的落后倒下,有的跑出强大。

应用在手机上的背光源产品,很大区别于中小尺寸家用电器和工业控制,后者的模块非常稳定,“10年前开发的项目,现在还在量产“,手机基本一年一换,手机背光源产品的尺寸从1.4寸、1. 8寸、2.2寸, 到现在已经达到6.5寸。

据潘介绍,南极光很舍得在技术方面投入,在行业里非常早请海外研发团队参与合作研发,2012年请台湾技术团队,2014年请韩国技术团队,2015年请日本技术团队,确保客户的需求和研发,“齐头并进”。

在2015年,南极光的技术优势还不是很明显 ,在2016、2017年技术有了很大的突破,特别到了2018年,成为第一家全面导入压缩模技术生产导光板的生产企业,“产品稳定性、可靠性明显优于同行。”

在曾经的爆炸式山寨机增长、品牌机不断洗牌的背景下,背光源模组行业也走过“大浪淘沙”。2011年时候 ,仅仅在广东,背光源企业就有四五百家,而到现在,行业里叫得出名字的不到十家,“进入主流供应商名录的不过六七家。”行业呈现梯队分化效应, 且集中度日渐提高。

姜发明认为,走过十几年,这个行业已经很成熟,特别是手机几大品牌形成以后,行业也越来越标准化,招标中,口碑比较好的企业频频上榜,“所有有用到背光的手机品牌,我们几乎都在做。”

上市之后世界的南极光

目前,南极光的LCD背光显示模组主要应用于智能手机领域,2020年度,手机背光显示模组的收入占公司营业收入90%以上。公司主要客户有京东方、、深超光电、华显光电、帝晶光电、信利光电等国内知名的液晶显示模组厂商,应用的手机终端品牌包括华为、OPPO、vivo、小米、传音、三星、LG等。公司登陆创业板,成为继之后的第三家手机背光模组上市公司,募资净额约为3.32亿元,募投项目达产后预计产能扩张一倍,力争未来成为全球最大、最具竞争力的背光显示模组行业供应商。

潘连兴说 “我们不应该只是第三的位置,我们目标是世界的南极光。”

整个背光显示模组从多数厂商到现在集中到少数厂商,从原来的国外主供正逐渐演变成国内主供。

潘连兴说 ,“未来3~5年,基本上整个背光显示模组不单是手机,还有车载,还有目前的中尺寸的,从小尺寸到中大尺寸都会是国内背光模组的天下。”

四五百家同行倒下了,他们亲戚创业16年敲响上市宝钟|约见•资本人(深圳松岗SMT车间全自动生产线 图/南极光)

除了手机,背光显示模组还可以应用在车载显示器、医疗显示仪、工控设备 显示器、家电显示器、其他消费电子显示器等专业显示类产品。

目前,南极光收入的95%都是与手机相关,5%来自专显背光源及其他。据两位创始人介绍,2021年公司在拓展平板电脑上的背光屏,“明年的量还会增长。”

南极光在在新的应用领域,比如汽车车载这一块,也已经有项目在研发量产中。

中国作为全球最大汽车市场,对车载显示的需求量较大,这将为本土的中小尺寸液晶显示屏背光显示模组厂带来新的需求。2012-2019 年我国国内汽车销量由 1,930 万辆上升至 2,577 万辆,汽车销量年均复合增长率为4.22%。

南极光目前通过了 TS16949 汽车 产品质量体系认证。

动态竞争

不得不提的是,背光源行业本身在面对一个巨大挑战。

背光源给传统的LCD(液晶显示屏)提供背光,面板显示技术日新月异,除LCD外,目前商业领域广泛应用的还有OLED及LED屏幕显示技术,它们均为自发光,不需要额外光源提供亮度。

目前中高端机型的手机,主要就运用OLED屏,已占据约30%的市场空间。那么,与LCD相伴的背光模组行业会否有被颠覆的风险?一些技术的进步会让某一些行业消失,会不会发生在背光源行业呢?

目前来讲,OLED最大的缺点是成本很高,“良品率”和可靠性的问题。潘连兴认为,未来OLED市场占有率可能会到40%~50%,但相当长时间会与背光源市场并存的,背光源有高的性价比,“特别是像2020年,疫情带来整个经济冲击,价格不高,但性能依然很好的手机卖得很好,这也意味着LCD屏和背光模组的需要依然很刚性。”

而且,“全球手机这块用背光的大部分都在中国了,手机对我们来说还会增量。我们有了募集资金,规模化效应也就出来了。”

姜发明说,”OLED在进步,我们背光也在进步,这是动态的竞争

撰文:周丫菜

编导:周丫菜

摄像:吴志华、刘坤坤

后期:周美华、周丫菜

四五百家同行倒下了,他们亲戚创业16年敲响上市宝钟|约见•资本人
海量资讯、精准解读,尽在新浪财经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