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交易与研究 

  面对全球债市收益率“暴动”,与试图控制市场的亚洲央行相比,欧美央行的表现则相对淡然,但形势正在发生变化。

  美联储多位官员上周表示,收益率是随着经济稳步复苏而走高,而且目前仍相对较低。堪萨斯城和亚特兰大联邦储备银行行长的表态很淡定,圣路易斯联邦储备银行行长布拉德(James Bullard)更称这是“一个好迹象”。

  美债过去四个月收益率的绝对升幅与2013年美债收益率飙升时期–当时时任美联储主席贝南克宣布购债速度可能放慢后出现的“削减恐慌“–相当。

  欧洲央行首席经济学家连恩周五表示,收益率过度上升与应对疫情冲击的现实不符,但他明确表示,央行并未试图将收益率控制在任何特定水平。

  英国央行决策者上周晚些时候首次谈到这一话题,不过他们也认为借贷成本飙升缘于对经济快速复苏的乐观情绪,因此对新冠疫情伊始主导市场功能紊乱的情况会重现的担忧不予理会。

  英央行副行长拉姆斯登周五表示,通胀风险大体平衡,债券飙升是“经济方面更多积极消息的必然结果,受更多积极的疫苗接种消息推动,而不是对通胀的新担忧”。

  这与亚洲其他央行的想法形成了鲜明对比。韩国央行承诺6月底之前将购买高达63亿美元国债,澳大利亚央行在上周三度行动后周一再次宣布购买40亿较长期债券的计划。

  在日本金融市场上演股债双杀惨烈跌势之际,日本央行行长黑田东彦表示,不介意债券收益率较央行官方政策目标偏离20个基点,但强调需要让收益率守在低位。

  与此同时,形势正在发生变化,即便是原本那些淡然处之的央行也正在出现分歧。

  英国央行首席经济学家霍尔丹在周五发表的网络演讲中表示,英国通胀加速的风险超过预期,一只通胀“老虎”已经醒来而且很难驯服,警告其他央行官员不要过于放松对消费者价格上涨的控制。

  欧洲央行执行委员会成员施纳贝尔周五表示,如果政府借贷成本上升损害经济成长,那么央行可能需要增加货币政策支持力度。

  “显然,各国央行现在需要限制债市,”Reuters援引基金管理公司Perpetual驻悉尼投资策略主管Matt Sherwood称,“我认为,那样将比坐视不理等它们自己消退更具建设性。”

  即便是最“淡定”的美联储也有可能“出手”。美银首席经济学家Ethan Harris称,美联储料在3月17日的FOMC会议上明确政策预期,且更可能是定性的表态。但如果债市剧烈的波动持续下去,美联储可能最早在本周就会做出表态。

  “美联储过去在市场承压时期都曾慷慨地提供指引,现在市场希望美联储能够在3月份的联邦公开市场委员会(FOMC)会议上明确政策预期,”Harris在上周五的报告中称。“由于美联储在政策风向转变时依靠‘’口头干预’来引导市场,显然市场需要更大的指引。美联储将在即将到来的FOMC会议上改变讲话方式。”

免责声明:自媒体综合提供的内容均源自自媒体,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并获许可。文章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新浪立场。若内容涉及投资建议,仅供参考勿作为投资依据。投资有风险,入市需谨慎。

债市“大屠杀”下 主要央行分化为两大阵营
海量资讯、精准解读,尽在新浪财经APP

责任编辑:郭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