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月18日,春节后首个工作日,苏州银行(行情002966,诊股)发布2020年度业绩快报。报告显示,截至2020年末,该行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25.72亿元,较上年同期增长4.00%。

  《金融时报》记者统计发现,截至2月25日,38家上市银行中,有20家已经披露了2020年度业绩快报。整体来看,去年各家银行在积极让利实体经济的同时,推进各项业务转型,取得了较好成绩,各项业务稳健发展,除两家银行净利润同比下降外,其他银行实现了净利润同比增长。

  业内专家认为,从目前披露的业绩快报来看,A股上市银行经营比较稳健,预计银行经营的顺周期性有望进一步显现。“2021年上市银行营业收入与盈利增速回升速度有望加快,其中营业收入有望维持大个位数增长,净利润增速将维持中等个位数增长,优质银行仍有可能获得两位数的盈利增速。”光大证券(行情601788,诊股)金融业首席分析师王一峰表示。

  净利润基本实现同比正增长

  业绩快报显示,上市银行去年业绩全面增长,特别是进入下半年,盈利转好趋势尤为明显。

  从20家上市银行的业绩快报来看,营业收入出现正增长的有18家,营业收入超过2000亿元的有2家,分别是兴业银行(行情601166,诊股)和招商银行(行情600036,诊股),兴业银行实现营业收入2031.37亿元,同比增长12.04%;招商银行实现营业收入2905.08亿元,同比增长7.71%。有5家银行的营业收入增长超过10%,其中厦门银行(行情601187,诊股)营业收入增速达到22.55%。

  从净利润增速来看,除浦发银行(行情600000,诊股)和华夏银行(行情600015,诊股)净利润同比下降外,其余上市银行净利润同比全部实现增长。招商银行2020年实现净利润逼近千亿元,达973.42亿元,为已披露业绩快报银行中最高的。兴业银行去年实现净利润666.26亿元,紧随其后。此外,中信银行(行情601998,诊股)、光大银行(行情601818,诊股)2020年实现净利润分别为489.80亿元和378.24亿元。

  值得一提的是,尽管股份制银行净利润遥遥领先,但在净利润增速方面,城商行则表现更佳。其中,厦门银行2020年实现归属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18.23亿元,同比增长6.55%,增速暂列第一;长沙银行(行情601577,诊股)净利润为53.38亿元,同比增长5.08%;青岛银行(行情002948,诊股)净利润为23.94亿元,同比增长4.78%。

  在盈利增长的同时,2020年,各家上市银行在资产质量方面也顶住了压力,整体平稳向好。截至去年末,这20家上市银行不良贷款率均低于2%,绝大多数银行不良贷款率同比均下降或者持平。例如,截至去年末,兴业银行不良贷款率1.25%,创近5年新低,下降0.29个百分点;浦发银行不良贷款率1.73%,较上年末下降0.3个百分点;苏州银行不良贷款率1.38%,较上年末下降0.15个百分点。

  2021年盈利增速有望提高

  2月9日,中国银保监会发布的数据显示,2020年商业银行累计实现净利润1.94万亿元,同比下降2.7%,降幅较前三季度收窄5.6个百分点。平均资本利润率为9.48%。

  “银行是顺周期的行业,2020年初,因为受疫情影响比较大,且强调银行服务实体经济、减费让利,对上半年银行业绩有所影响。但在支持经济企稳回升、自身经营相对比较稳健方面成效显著。”民生银行(行情600016,诊股)首席研究员温彬认为,无论是从收入增长还是利润增长以及不良的控制方面,都体现了银行经营稳健的趋势。

  展望2021年银行业经营业绩,多位专家表示,结合上市银行业绩快报来看,银行业业绩有望持续改善,营业收入与盈利增速回升有望加快。

  “从银行业运行情况来看,2021年年初可能是低点,后续会逐步好转。未来,在支持经济恢复方面,银行仍将投入大量信贷。”植信投资首席经济学家兼研究院院长连平分析称,中国经济恢复力度很大,银行资产扩张利率水平大规模上升,受到政策的影响,会带来业绩增长。

  在中国银行(行情601988,诊股)研究院院长陈卫东看来,2021年银行业净利润将触底反弹,同比增速有望由负转正,实现2%至3%的增长。“主要有以下几点支撑因素:一是随着实体经济逐渐回暖,银行业对实体经济的让利支持将回归常态,2021年让利规模将小于2020年的1.5万亿元;二是市场利率和贷款利率下行的空间整体不大,有助于银行夯实息差、巩固利息收入,营业收入有望稳定增加;三是在大数据、区块链等金融科技的推动下,银行业加快数字化转型,金融科技的使用有利于进一步降低人工成本、渠道成本和运营成本,提高内部管理效率;四是2021年中国银行业减值准备的计提力度和节奏有望回归常态,对净利润侵蚀效应将有所降低。”

  特定领域风险仍需重视

  随着宏观经济延续恢复态势,企业盈利能力将逐步恢复,银行对公贷款和信用卡不良贷款压力有所减轻,有助于降低不良贷款生成速度,因此业内人士认为,2021年银行资产质量压力总体可控。

  不过值得关注的是,信用风险释放一般滞后于实体经济,2020年以来,银行展期、无还本续贷的贷款占比明显上升,部分风险尚未充分反映在五级分类指标中。有专家预计,2021年,前期积累的风险将不断释放,银行业金融风险防控形势依然严峻。

  “城商行、农商行资产质量防控压力较大,不良率很有可能会达到近年来的高点。银行资产质量表现与实体经济存在紧密联系,经济增速表现不佳的地区资产质量防控压力较大。部分银行的非信贷类投资也将面临较大风险,这些资产多通过嵌套配置在涉及房地产、地方融资平台等项目,易产生传染性风险。”陈卫东认为。

  王一峰也持类似观点。他表示,特定领域的风险仍需重视。一是弱资质房企融资渠道收窄,现金流压力加大,不排除部分弱资质房企因此出现较为严重的信用违约风险;二是区域性信用风险分化加剧,部分受到影响较大的相关地区可能会陷入金融资源萎缩与经济增长持续承压的负向循环,进而加大区域信用风险的分化;三是产能过剩行业短债比例明显高于其他行业,现金短债比偏低,或面临一定流动性风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