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南开学习生物科学的时候是我较引以为傲的时期,在科研早期阶段我就发表过一些高影响因子的论文,一… 继续阅读 从分子生物学到临床转化医学,complete omics创始人为何偏偏选择“Anything hard”?

  “在南开学习生物科学的时候是我较引以为傲的时期,在科研早期阶段我就发表过一些高影响因子的论文,一… 继续阅读 从分子生物学到临床转化医学,complete omics创始人为何偏偏选择“Anything hard”?